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步步惊心思君归

更新时间:2019-03-14 17:50:20

步步惊心思君归 连载中

步步惊心思君归

来源:鲸鱼小说作者:意浓分类:言情主角:苏瑾 秦淮景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苏瑾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古代,惹怒了暴戾王爷秦淮景,从此她的生活彻底颠覆,秦淮景以爱为名,将她娶进王府,赐予她一场残酷刑罚,苏瑾不甘心被摆布,她努力挣扎,想要逃出王府,却始终走不出秦淮景设下的圈套…展开

本书标签: 短篇古风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房子要建起来还是挺不容易的。秦淮景忙活了一大天,也才将房子的基础架构了一小部分。

苏瑾做好了晚饭给他端过去,他大口吃了,又接着干。

“相公,今天就休息吧,你看你都累了一天了。”苏瑾拿着手绢替他擦汗。

苏瑾的手绢香喷喷的,是她身体的味道。拂过秦淮景鼻尖的时候,他轻轻吸了一下,立刻便心猿意马起来。

苏瑾感觉到他的炙热目光,心惊地往后退了一步,将手绢往他身上扔,“你自己擦。”说着,脸上便泛起了一抹红晕。

她倒是不知道,秦淮景竟是时时刻刻都在想那档子事儿。实在有些……羞恼人意。

秦淮景见苏瑾躲开,倒也没有逼近。她身子不方便,他想也没用,挨她近了,撩起火来,受罪的还是他自己。

他将苏瑾扔给他的手绢给收了起来,叠得规规矩矩的放到衣服兜里。

苏瑾笑他:“我让你擦汗,你怎的还拿去给我藏起来了。”

秦淮景抬头看她,温柔地笑:“娘子的手绢是香的,我可不舍得让我的汗水给染臭了。”

苏瑾无奈,“臭了再洗干净不就是了。”

“我不。”秦淮景固执,将手绢贴贴地放好,像个得了珍宝的孩子似的。

后来,苏瑾不在的日子,秦淮景日日将这方手绢放在怀里。那时候,他只能闻着她留下的味道去思念她。那时候,他夜夜盼望着她能入他的梦,可惜,从来没有梦见过。

“相公,我烧了一桶热水,回去我帮你洗澡吧。”苏瑾又重新走回去,拉着秦淮景的手往山洞里走。

秦淮景还想再做会儿,这房子造得慢,不知何时才能搬进去。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我觉着,如今那山洞住着,也格外不错。”

“果真喜欢?”

“喜欢极了。”

回到山洞里,苏瑾要帮秦淮景洗澡。被他一口拒绝了。苏瑾撅着嘴巴,“怎么了?你还嫌弃我了?”

“别,我不是这个意思。”秦淮景看了她一眼,又忽的挪开视线,竟然还有不好意思,他道:“我怕你帮我洗,我会忍不住对你做出点什么来,届时,只怕也顾不得你的身子了。”

苏瑾忍不住在他肩膀上敲了一下,“你这人,脑子里怎么就不想点其他的?”

她转过身,自己回了洞里。没一会儿,又跑出来,指着灶台边上的水桶,“一桶冷的,一桶热的,你自己兑着洗。”说完,便又返回山洞。

她已经洗漱干净了,脱了鞋便上床。

秦淮景没有回来,她自然是睡不着的。山里安静,除了偶尔响起几声鸟鸣,洞子里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这样的安静,真是格外令人安心。即便此刻是住在这简陋的洞子里,可苏瑾却觉得,自己好像住在一个世外桃源,她讨厌尘世的喧嚣,她喜欢此处的静谧。

她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很慢很从容。忍不住扬起了嘴角,真希望这地方被封闭起来,他们出不去,别人也进不来,没有人能找到他们。

耳边,突然传来水声,是秦淮景在外面冲澡。

苏瑾忍不住去听,脑海里忽然就闪过秦淮景没有穿衣服的画面。她的心,像打鼓一般地敲了起来,面红耳赤的,身体竟然也有了点热度。

苏瑾虽然是穿越来的,可到底不是太开放的姑娘,脑子里想起那些画面,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抱着秦淮景的狐皮大氅,往床里滚了一圈,捂着脸,像只害羞的鸵鸟。

秦淮景很快洗好了澡,进来的时候,就只穿了下身的裤子,上身光着,一边擦水一边往石床边走。

苏瑾听见他的脚步声,急忙闭眼装睡。她才不要被他看出来,她刚才想到了些什么呢。

秦淮景上了床,搂着苏瑾的腰问:“娘子,睡了吗?”

苏瑾眯着眼睛,没应他。

秦淮景以为她是睡了,撑着手肘,低头,在苏瑾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躺下,没多久,呼吸便沉稳下来,他累了一天,很快就睡着了。

苏瑾听见秦淮景沉稳匀速的呼吸声,偷偷了转了身子。

秦淮景长得是真的好看,以前在现代也见过不少的古装美男,却都没有一个有秦淮景这样好看的。每一个部位的五官都像刀子雕刻一般的精致。

苏瑾忍不住抬手,轻轻地描摹他的轮廓,最后,撑着上半身,在他唇上,轻轻地落下一吻。然后,才重新躺回床上,甜甜地闭上了眼睛。

……

次日,秦淮景下山取被子,苏瑾想跟着,可外面下着雨,山上路滑,秦淮景怎么也不让她跟。

苏瑾气得跺脚,又有点想哭,“要是你这一走又许久不回来怎么办?”她现在都怕死了,就想时时刻刻地粘着他,一分一秒都不分开。这个时代又没有手机,如果他不回来,她就是找遍天涯海角也不一定找得到。

秦淮景急忙抱着她,“放心吧,我最多一刻钟就回来了,我发誓!这次再让你等,任你怎么罚我都行。”

苏瑾哭着道:“我才不想罚你呢,我就想你安安全全地回来,我不想一个人,一分一秒都不想。”

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下来,苏瑾忍不住在秦淮景的胸膛上捶了几下。

秦淮景握着她的手,软软地包在手心里,“我会回来的,真的,外面这么大的雨,我实在不想你跟着我出门。”也没有雨伞,他怎么忍心让苏瑾跟着他淋雨,何况山里的泥地湿滑,要是不小心摔跤了怎么办。

猜你喜欢

  1. 短篇
  2. 古风
  3.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