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妖夫当道,龙王赖上门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4:15

妖夫当道,龙王赖上门 完结

妖夫当道,龙王赖上门

来源:微小宝作者:鄙人亡心分类:玄幻主角:于梦凡 苏洛寒

最新更新:第四章 借身还魂

小说简介:玉剑小说网为您带来主人公叫于梦凡苏洛寒的小说是《妖夫当道,龙王赖上门》,是作者鄙人亡心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面对自己完全看不透的男人,她说:我要的,你给不了。他低沉的声音毫无预警的传来:“你想要什么,连本宫都不给了?”她却依旧固守沉默,将一颗心绷的紧紧的,固执的不肯让任何人驻扎进去。他,贪婪的吞噬着她的呼吸...展开

本书标签: 短篇言情灵异

精彩章节试读:

楔子

“你知不知道你很烦,就不能不跟着我吗?”九岁女孩走在放学的路上,猛的转头,发现离自己一米开外,一个十二三岁大小的男生正默不作声的跟在自己身后。

男孩头戴蓝色斗篷,一身紧致的黑衣,看起来格外怪异。

女孩不止一次的问男孩为什么要跟着自己,他却始终一句话也不说。

不对,是想说又说不出口。她真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那个男孩那么难以启齿。

“你流血了。”男孩低垂着眼睑,神色漠然,大半张脸几乎都埋进了斗篷内。喉咙发出的声线似大人一样的老沉。

“你才流血了!”话落,九岁女孩对于男孩怪异的态度,迅速转过头决定不再搭理男孩继续往前走。

“你的后面,血,很多。”

对于男孩的“锲而不舍”,九岁女孩再次转过头气鼓鼓的瞪着男孩。她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流血?胡说八道!

男孩似是猜到女孩心中所想,从身上掏出了一面圆弧形的镜子递给了女孩:“自己看。”

男孩虽然话语简短,很让九岁女孩讨厌,可却还是心里打鼓似的以为自己真的受伤流血了,拿过男孩手中的镜子一骨碌的跑到前面不远的大树背后。

侧着身子对着镜子里,一看,屁股后面真的被腥红的血液浇了个透。他没骗自己!

女孩愣在原地,不知所错,同时心里警铃大作。

因为有人不止一次的跟她强调:一个人在外,切忌受伤,流血。虽然她始终不知道为什么。

小腹隐隐传来一阵阵痛,女孩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好端端的会“受伤流血。”整个人倚靠在大树背后都快要急哭了。

才九岁的她觉得自己无缘无故留了那么多的血,小腹还一阵抽痛,这是不是预示自己要死了啊?

反观男孩,却是紧抿着薄唇不发一言。

“你……你别过来……”

男孩就跟没听见似得,自顾自的伸手想要撕扯掉女孩已经染血的碎花裙。

“你干什么?”

“把裙子脱了。”

“你走开。你快点走开啊你……”女孩挥舞着手四下抗拒。急得呜咽出声

可是男孩似乎对她染血的碎花裙很感兴趣。他非但不肯走,反而越发靠近女孩,出其不意的一把揽过女孩小小的身子。

单手将女孩的双臂禁锢在头顶,另一只手一直同女孩那怎么也撕扯不下的的裙子做斗争。

“救命啊,有坏人,这里有坏人……”不等女孩叫出口,男孩嫌弃女孩的恬燥伸手想去捂住她的嘴巴,却被女孩张口咬住不放,发狠的咬着,就算女孩尖锐的牙齿渗进他的肉里,咬到流血他也没松开脱她裙子的手。

女孩慌了,小小的身子颤抖的不行,导致血液流速极快。

当男孩的手背不经意间被女孩那滑落下来的血珠滴到时,男孩的手,停顿了。

他短暂的愣神,接着,似是想到了什么,咻的站起来,惊慌失措的跑了。

此后,再也没出现过女孩的视野里。

那年,女孩九岁,男孩十二。

四川有一座最为古老的三洋镇,三洋镇八百里处有一与世隔绝的村庄叫做清明村,三面独壁,得天时地利之便,恍若一座天生的堡垒。

山林里常常云雾缭绕,就连山势也诡异的很。可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深藏着一所与众不同的学校-------松树学府。

就在这放学回家的路上,女孩曾在极小的时候遇见的那个男孩,如今七年过去了,至今仍使她记忆犹新。她甚至无数次向周边的人打听,可从来没人能证明那个男孩的存在。

我叫于梦凡,做梦的梦,平凡的凡。

我就是那个女孩儿!

我不知道要怎样来叙述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我也真的有试着把这些骇然莫名的事件讲述给我身边的人听,但他们从来都不信,甚至一度认为我患有精神失常的症状。

于梦凡。这个名字是我阿爹给我取的,顾名思义,就是做梦都希望我做一个平凡的人。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别的家人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却独独阿爹总是期望我归于平凡呢?

虽然我是女孩儿,可是我打小喜欢偷偷收集阿爹扔在茅厕旁有关天地人神鬼的古籍。虽然那是用来擦屁股的纸………

尤其是那什么三生石上的故事,好像是说有一条花龙爱上了一个观音坐下的童女,没办法,文言文一大片,就草草几个注释,我觉得我能读懂已经算天赋异禀牛掰了。

所以九岁那年遇到的那个男孩我一直认为他的出现并非偶然。

以前的人最是迷信,畏天地,惮鬼神。家里人都一致认为我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阿爹当即按照老一辈人的古书上所描述的,给我身上纹了一道桃花符-------能退避一切阴魔鬼魅。

我以为,事情也许就这么过去了,至少,当时我是那么认为的。

可是,有些人,有些事,遇见了,就是永无止境的纠缠。

天还只是蒙蒙亮,我和阿爹阿娘围坐在灶炉吃着早饭,气氛不知为何却总显的尤为僵硬!

阿娘说,家里的活计比去年还要多出三倍,阿爹一个人又要砍树又要干田地里的活,就是累死他,也做不完。阿娘又腿脚不便,就想让我背三十斤花生到县城卖了打坛子好酒回来,有了酒,不愁没人帮咱们干活儿。

可是阿爹不干了。因为九岁那年,那个当时仅有十二岁的男孩对我的血似乎很是执着,阿爹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打那以后,阿爹尤其不让我去童子林的地段。可方圆十里仅有的那所松树学府又恰恰离童子林的周围不远。

于是他连学都不让我上了。

但凡我问一句为什么,阿爹非得把我打到问不出来为止!

总之就让我整天呆在家里。反正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让我出去。

阿娘呢一向对我又特别严苛,说白了就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她的观点是:这点路都走不了又不是千金小姐的命。

于是两人就杠上了,谁也不服谁。

就单单把我夹在中间,弄得我真的很忧伤!不就背三十斤花生走趟县城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这样,我瞒着阿爹阿娘,吃完饭,趁两人没注意,悄悄的背上三十斤花生头也不回的走了。

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因为那什么童子林,阿爹固执的阻断了我的学业,反观那些曾经与我同龄的孩子早都出了农村到县城上高中去了,就我还闲在家里无所事事。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虽然当时不怎么喜欢读书,但是很多叔叔婶婶总在我看不见的背后对我指指点点,说我阿爹养儿不读书,值当喂头猪,整天戳我家脊梁骨……

我真的很想证明自己可以出去,并且能安全的回来。也许阿爹就会准许我重新开始上学也说不一定呢?

冒着极有可能被阿爹打断腿的危险,就满怀着这样美好的期盼,一步步行走在草涧,一步步靠近童子林,说实话,再次走上这条路,心里还是隐隐有些害怕的。

一路上,四周蜜蜂蝴蝶的飞舞,除了蜜蜂震动翅膀的声音之外,四周都非常的安静。让人只觉静的不同寻常!

人总会对未知的事物除了感到刺激外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恐惧。道路两旁的槐树,随着风,好似频频在向我点头。有时候走着走着一个晃眼,那些槐树像是长腿儿了似的瞬间移动着。

猜你喜欢

  1. 短篇
  2. 言情
  3. 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