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寻龙秘葬

更新时间:2019-04-18 17:35:16

寻龙秘葬 连载中

寻龙秘葬

来源:黑岩网作者:闫昆分类:恐怖主角:柳十八 潭玲珑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我出生的时候体弱多病,恰逢还是七月十五中元节,算命的说我身上阴气太盛,所以将我的生日改成了九月九重阳节,故而得名为柳十八。 但是即便是这样,算命的也说我难过二十岁,叫我家人有个心理准备。 我们柳家是做古玩生意的,但是我们柳家的古玩只在鬼市出售,因为我们柳家所卖的东西都是一些见不的光。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灵异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小铜鱼

我出生的时候体弱多病,恰逢还是七月十五中元节,算命的说我身上阴气太盛,所以将我的生日改成了九月九重阳节,故而得名为柳十八。

但是即便是这样,算命的也说我难过二十岁,叫我家人有个心理准备。

我们柳家是做古玩生意的,但是我们柳家的古玩只在鬼市出售,因为我们柳家所卖的东西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明器。

我们柳家在四九城古玩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不说家里有多少的家底吧,随便一件明器都够挥霍个十年八年的了。

不过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自打爷爷去世之后,生意就落到了我爸的手里。

本来生意在我爸的手里也算得上是顺风顺水的,可是自从我妈生病去世之后,我爸他一蹶不振,染上了赌瘾,家底输了个底掉。

家里的明器也全都输了,最后被逼的喝药死了,只留给我了一个偌大的老宅子。

一时之间柳家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爸死这年我二十岁,对于古玩这一行当也算是轻车熟路,短短几年之内,靠着一些关系户也倒腾了几件值钱的明器赚了不少。

鬼市每天凌晨三点开市,天刚一擦亮就闭市,交易时间最多也就两个小时,但这已经足够了。

都说我们这个行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一点都不假。

就在昨天,我将一个5000块收的三彩马50万卖给了一个土大款,狠狠的赚了一笔。

我也希望今天会延续昨天的好运,可是天空不作美,刚一出摊就下起了雨,别说客人了,就是摆摊的都寥寥无几了。

“妈的,怎么出门就忘了看天气预报了呢,看来今天这市是开不了喽。”

“老板,俺这有个东西,你给看一下呗。”

我抬头一看,只见眼前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胡子拉碴的脸色不是很好,也没带个雨具,身上都被雨水给打湿了,他的一只手心里平摊着一个小红布包。

我见这个人衣着朴实,满手的老茧,一看就是个地道的庄稼汉,所以在我看来他拿来的东西假不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值多少钱。

虽然我很好奇他手里拿着的红布包里包着的是什么,但是我却没有急着去看。

“大哥,你这是试水还是递茶啊?”

“老板,啥水啥茶,俺不渴。”

噗……

我不禁的笑了,看来这个人他是真的不懂行话,无奈我只能是解释道:“就是问你是找我给你估价,还是要卖给我。”

“啥意思?”那庄稼汉一脸的茫然。

“你要是不卖,只是找我估价的话,估价费,歪。”我伸出了五根手指,随即握了握两只拳头。

“歪?”

“就是五百。”

显然眼前这个庄稼大哥是拿不出这五百试水钱的,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了。

那庄稼汉皱着眉头迟疑了一会儿,抬头对我说道:“俺直接卖给你。”说着又将手里的东西往我面前送了送。

我从他的手上接过了那个小红布包,虽然看着不大,但是拿在手上却是十分的有分量,所以我断定不是金就是玉。

当时我的心里是有些小激动的,因为这布里面包着的,不管是金还是玉,一定都是价值不菲的,而且光是拿在手上就有股很重的泥土味,想必是刚出土不就才对。

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红布包,可是当我看到里面东西的那一刻,立马就没了兴致。

只见这布里面包着的,不是金不是玉,竟是一条火机般大小的小铜鱼。

小铜鱼上面布满了铜锈,有些像是商周时期的产物。

如果将上面的铜锈清理掉的话,这么一枚不起眼的小铜鱼,怎么着也能卖上个天价的。

可惜的是,这枚小铜鱼并非是完整的,在鱼嘴和鱼尾处有断裂缺失的痕迹,这样一来恐怕就值不了多少钱了。

“大叔,怎么只有一半,另一半呢?”我抬头问那个男人。

“啥?还有另一半?不知道啊。”

庄稼汉是一脸的迷茫,显然这枚铜鱼到他手上的时候就是一半的,而且看着断裂面也已经氧化了,应该在入土的时候就已经跟另一半分开了。

我拿着那枚铜鱼在手中仔细的端详着。

庄稼汉却有些着急的催促我说道:“老板,这东西你到底要是不要,说句话啊。”

“东西是够老的,只可惜少了一半,值不了几个钱了。”

听我这么一说,庄稼汉显的很是低落,眉头微微的皱起。

我继续说道:“见你下着雨过来也不容易,这样吧,你自己估个数,我看看能不能接受。”

“两千!我要两千,一分也不能少。”

两千?这么便宜……

眼前这庄稼汉果然是什么都不懂,看来今天就捡了个大便宜。

虽然这铜鱼因为只有半,会大打则扣,但是仗着是商周时期的,所以五六十万还是不在话下的,两千块收,这利润可大了去了。

我也不是食肉不吐骨头的人,看这庄稼大哥的样子就是老实人,而且看样子这钱对他好像还挺重要的。

当即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捆崭新的红票递到了他的面前说道:“大哥,看你的样子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了吧,这样吧,也别两千了,这里有一万你拿去,多的就当我积德行善了。”

“啥!一万!老板……你真是救了俺全家的命了,俺给你磕头……”

说着庄稼汉就要给我跪下,我连忙就伸手阻拦。

“大哥,别……使不得,我这不兴这个,免了。”

阻拦了庄稼汉的大礼,我的眼珠一转开口继续说道:“大哥,礼就免了,我就是想知道你这铜鱼哪弄来的,该不会是种地刨出来的吧?”

“咦?老板,你咋知道的呢,就是从地里刨出来的……”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忙就试着继续追问,谁料那庄稼汉竟不在说了,拿着钱对我说了声谢谢之后,就转身快步的离开了。

见状我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一阵的惋惜。

不过这小铜鱼,嘿嘿,又狠狠的赚了一笔,美的我脸上都乐开了花。

“柳十八,你傻笑什么呢?”

我回过神来抬头一看,眼前站着一个身着白色绣花旗袍,撑着把油伞的妙龄少女。

眼前这位不是别人,正是我未过门的老婆,谭玲珑。

“玲珑,你怎么来了?还有……你这什么打扮,你是想吓死几个怎么着。”

玲珑当即就气的撅起了嘴,“柳十八,你个土老帽,这叫古典美,这身旗袍可是我爸托意大利名师设计的,怎么样好看吗?”

“额……意大利设计的,那……好看,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顶着雨来这里干什么?难道就为了让我看你这意大利的旗袍?”

“当然……也不全是,我爸说了,要让你明天去家里吃饭,要谈我们婚事的事。”

“什么?!真的!”我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玲珑随即面带桃粉有些害羞的说道:“瞧把你美的,我告诉你明天嘴巴可甜一点。”

“我的宝贝儿,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这嘴都能把死人给说活了,对付你爸那是绰绰有余,你就请好吧……”

“得,那我就先回家了,记住明天穿的体面一点儿,别迟到了。”说完玲珑转身就优雅的离开了。

玲珑的父亲谭二爷,是我爸的结拜兄弟,我叫他二叔,还有两个是三叔和四叔,都是做古玩的世家,当时最辉煌的时候那是四分天下,分为东南西北。

只是今日不如往日,我们东城柳家算的上是家道中落了,打我爸死了之后,其他两位就基本没什么联系了,至于这谭二爷,那也是介于我和玲珑的关系,才没有生疏。

如果我若是成了谭家的乘龙快婿的话,那么我们柳家定会再次的崛起的,所以这一仗一定要打胜才行。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是一顿捯饬,然后直奔西城万和堂而去。

进了万和堂,见了谭二爷,我行了大礼便坐了下来,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却在见了谭二爷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竟全都忘了。

我正在那寻思着怎么样来哄我这未来的老丈人开心呢。

就见坐在主位上的谭二爷开口对我说道:“十八啊,你和我女儿玲珑也算得上是指腹为婚,如今玲珑也已经到梅之年,按理说我该成全了这桩美事的……”

话没说完谭二爷端起茶杯喝了起来,他喝的闲情雅致的,而我此刻却是如坐针毡。

放下了茶杯,谭二爷继续说道:“自古婚配都要讲个门当户对的,若是以前的柳家,那自然是没的说,只是现在……”

“二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悔婚?!”我有些急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一旁的玲珑也随即站起身来对谭二爷喊道:“爸,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不管,除了柳十八我谁也不嫁,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死给你看。”

“你……”谭二爷气的眼睛瞪的老大,一个箭步就到了玲珑的面前,抬手就要打,见状我紧忙上前,挡下了这一巴掌。

本以为谭二爷会继续暴怒,可是没想到打完我这一巴掌之后,他竟然将目光死死的投向了我脚下的地面。

顺势往地上一看,竟不知道我揣在口袋里,昨晚收的那枚小铜鱼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出来。

只见谭二爷一把就将那小铜鱼拿了起来,然后对我惊吼道:“这东西哪来的?!”

“收……收来的……”我有些发愣的回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
  2. 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