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心蛊

更新时间:2019-05-24 11:23:50

心蛊 完结

心蛊

来源:掌中云作者:月蓉分类:恐怖主角:陈碧落 樊守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陈碧落本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却在归家的路上被出租车司机迷晕面临着被卖到乡下的风险,就在陈碧落上天无处入地无门时,作为巫蛊师的樊守出现,将她就出。可陈碧落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下了情蛊……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言情灵异

精彩章节试读:

他要是被蛊婴害死了,那么我肚子里的蜈蚣怎么办?我会不会也跟着死了?

想到这个可能,我大着胆子,往坑口那边走过去,想往下面看一看。

看到坑底的画面时,我肉麻的反胃,张嘴就吐了“呕”……

随即,恐惧的跌倒在地,手足并用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可即使没有看坑底了,但刚才看到的恶心的画面,还是印在我的脑子里!那些小蛇就和农村茅坑里的蛆虫一样,将樊守包裹住,不停的翻涌着,而那个蛊婴则趴在那些小蛇身上,等待着小蛇将樊守身上的血肉吃掉,再输送到它身体里去……

好肉麻,好恶心!

一想到刚才看到的画面,我又忍不住呕吐起来。

樊守这样一定是没救了,怎么办?我逃吗?

可我一离开他三十步左右,就会腹痛难耐啊!不行,我不能让他死掉!他死了,我肯定也活不了!我不想爸爸妈妈白发人送黑发人!

想到这一点,我忍住反胃的感觉,四周看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到坑边的那些白花花的盐上……

顿时眼前一亮,忙爬起来,走到坑边,将那些盐往坑底洒去,只听蛊婴在我用盐洒下去时,都会发出痛苦扭曲的“嘤嘤嘤”声,并且声音越来越弱。

等我将坑边的盐都洒下去之后,无计可施了,但是又不敢往坑底下看去,怕又看到恶心的画面。

“砰……”

突然,坑底爆发出一声巨响,随后是蛊婴“嘤~!”一声痛苦拉长的声音传来。因为声响太大,让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心,伸头往坑底下看去……

一看下去,我惊呆了!我居然看到一滩绿色的浓汤中,伸出一个脑袋,还有一只手!只是,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匕首的顶端戳着一个婴儿血肉模糊的头颅!

“就凭你一只蛊虫,也和我斗!哼!”

随后,坑底传来樊守略带沙哑的男音,声音很大,都在四周传来回声。

听到他的声音,我松了一口气,跌坐在坑边。他没死!还好还好,这样我也就死不了了!

“大虾子!”樊守抬头擦了擦脸上沾染的绿色浓汤,朝坑顶喊了一声,那条花皮蟒蛇就嗖溜一下钻到坑底去了。

不一会,樊守就抱着大虾子出了坑。一出来,我就看到他全身都是那种小蛇化出的浓汤,而且,粗壮的胳膊上,还有没化完全的小蛇的脑袋,看起来慎人极了。

他从花皮蟒蛇身上下来,右手的匕首上的婴儿头颅慢慢变得发黑,我见状,忙指着那颗头颅,朝他颤音提醒:“婴儿……头……变黑了!”

他回过神,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伸手从匕首上拽下婴儿头。我以为他会拽下后,直接扔到坑底去,哪知,他居然伸出食指扣进蛊婴的眼眶里搅了半天,一开始凝眉的,后来好像绞到了什么,他眉头一松,手从眼眶里一拽……

“啊……”

等他手指一拽出来,我就看到了一条……

一条乌紫发黑的软体虫子!吓得我大喊出声!

樊守那沾满绿色浓汤的脸上,却朝我绽出一抹开心的笑容来,“老婆,你别怕,这条乌金水蛭是好东西!回头带回家炖了!”

说话间,居然把那蛊婴的头颅随意的往地上一扔,我边看到那头颅很快的也化成了一滩绿汤。恶心的我又没用的吐了好几下。

等我稍微恢复一点,重新看向樊守的时候,那条他说的什么乌金水蛭,已经不知道被他收到哪里去了,这会他正拧开柴油桶,往坑底倒柴油,倒完又把柴禾扔进去,最后从湿答答黏糊糊的裤兜里拿出一把打火机,点着一根小树枝,丢进了坑底,顿时“噗”一声,坑底火光窜涌,照亮了周围。

很快火越烧越大,坑的周围发烫,我赶忙退了好几步,却一不小心退到了之前进来的那个山洞旁边。

就在这时,我感觉后背一阵发热,还不等我回头看怎么了,樊守就突然疾步朝我走过来,伸出黏糊糊的手,一把将我往他怀里一拽,我刚要惊呼,就被樊守按住头,将我整个人圈进怀中,在我不明所以的时候,只感到樊守身子一僵,口中发出痛苦的“呃”一声,随即我听到上方传来好多“吱吱吱”的叫声,这声音像是老鼠的声音,但又不全像。

随着这些叫声而来的,还有一阵热风,吹的我好热,到处都往外冒汗。樊守则紧紧搂住我的身体,则紧绷着,喉咙里更是发出痛苦的**声。

这样被他抱了大概能有五分钟左右,热风消失了,但吱吱声还在,声音却不像是在我们上方传来,而向是移到着火的坑那边去了。

这时,樊守突然松开我,身子一软,像是精疲力竭一样,瘫倒在地。

他倒地之后,他本挡住我视线的胸口不见了,我眼前顿时一亮,目光忙往地上的他身上看去,顿时发现他后背处就像是被火烧了一样鼓起了好多水泡!

身上沾满浓汤的衣服也被烧的一个洞一个洞的。

这是怎么了?

“守哥,你没事吧?”我被他后背的水泡吓到了,忙跌跪在他身边,伸手想碰,又不敢碰他。

“是火蝠!我们快离开这里!”樊守不等我碰他,他单手撑地,忍住痛,艰难的站起身,目光就扫了眼前方着火的火坑那里一下。

我忙顺着他目光看过去,就惊愕的发现,着火的坑顶上,盘旋着无数个身体带火的蝙蝠!之前那些像老鼠叫的“吱吱吱”声,就是这些蝙蝠发出来的声音!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蝙蝠?”我惊呆了!

这是新物种?

樊守却不等我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就拉着我的手,把我从这里拽进了山洞,往出口快速走去。

当我的视线变成了樊守那满是水泡的背影时,我才猛地发现,刚才他突然抱住我,是在保护我,因为那时,火蝠好像都从山洞里飞到火坑那边了。而我正好挡在洞口的!

樊守是为了保护我,才把后背烧成这样的!心里微微颤动了一下。

直到被他拽出山洞,我才意识到另一点,就是本来山洞柔软的墙壁变得坚硬了,难道,之前柔软的墙体是那些火蝠趴在那里?

“守哥,那些火蝠是从哪来的?”

出来后,我看他走路不方便了,就伸手扶着他走。

他皱了皱浓眉,深喘息了几下,回答道:“之前就趴在洞壁上……是我疏忽了,没发现它们是火蝠。”

“我不明白,为什么蝙蝠身上着火了还不死啊?”我最疑惑的就是这一点了。

樊守听我问到这,忍痛扭过头,看了眼山洞那边,目光变得深邃,脸色变得阴沉,“火蝠不是一般的蝙蝠,而是被巫蛊师用了蛊术,身体易燃,但不怕火,目的,就是保护巫蛊师下的蛊!刚才要不是我身上之前沾了蛊尸的液体,他们就会围着我,把我们活活烧死了。”

我真没想到,云南的蛊术这么厉害!

“又是蛊……好可怕!”我吓得身子忍不住发起颤来,“这些巫蛊师太残忍了!”

“巫蛊师也不全是残忍的……比如说我……”樊守替自己辩白道。

他还不残忍?不残忍会给我肚子里中蜈蚣?会强迫我?会买媳妇?

我心里反驳他,但面上自然不敢表露出来。

樊守因为背后太痛,随后也没和我多说什么,我俩好不容易互相搀扶下山之后,天已经彻底的黑了。

我俩简单在溪里把身上的脏东西洗掉之后,樊守进屋就趴在床上不能动弹了。

我打开灯,看到他背后一些水泡都破裂了,担心他感染,就劝他起来去医院。当然,我也有一点私心,这样或许就能遇到那个汪神医,然后让他帮我逃出去……

可樊守显然看穿了我的心思,白了我一眼,“你想趁机逃跑吧?”

“你……你想多了!我是担心你好吗?毕竟,你这次是救我受伤的。”我心虚的狡辩道。

他闻言,深吸一口气,看我的目光变得温和了一点,“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啦!之前,我不也撒盐进坑底,把你给救了吗?我要是真的想跑……那时候也就跑了!”我看着他,装的很真诚的说道。

他转动了两下深邃的眼珠,似乎在考虑我的话真假,很显然,最后他是信了我的话。这会手从床上滑下来,指了指床底下的蛊坛,“第三个蛊坛拿出来,不要打开盖子,然后放在灶台上烧……直到闻到焦糊味,再往里面倒半瓶麻油给我敷在后背上就行了!”

他什么意思?不打算去医院,用偏方?那我岂不是见不到汪神医?

“你不要乱用偏方啊!万一伤口感染了破伤风,可就完蛋了。”我假装担心的劝他。

他烦躁的皱起眉头,“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这不是废话,我可是医大的高材生,别的不敢说,这医学方面的知识比你要强!”我带着自傲的口吻说道。

“医大高材生?”他闻言,松开浓眉,有些惊讶的望着我。

我点点头,“对,我是南京医科大学的大一学生……不,其实如果我没坐黑车被拐卖的话,我现在就是大二的学生了。”

说到这,我心里一阵酸涩,泪水就从眼眶冒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
  2. 言情
  3. 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