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丞相大人你别逃

更新时间:2019-05-27 09:23:05

丞相大人你别逃 完结

丞相大人你别逃

来源:微小宝作者:清水兮娅分类:言情主角:慕静姝 谢子墨

最新更新:第三章 各取所需

小说简介:玉剑小说网为您带来小说主人公是慕静姝谢子墨的小说是《丞相大人你别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水兮娅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被部落拿来和亲的公主,沦落到在赌坊做悠悠众口的耳朵;他是前朝的太子,因当朝皇帝不想背负天下的骂名,给他一个没有实权的丞相头衔;她寻找了一生的姐妹,竟入宫做了皇上的妃子……谁是谁非,她该何去何从。展开

本书标签: 古风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羽箭从身侧飞梭而过,一身缀着流苏的红袍裂开一道口子。女子提着长裙奔跑于林间,枯枝和碎石在她的赤脚上留下道道血痕。她拼命地奔跑着,躲开身后飞梭而来的羽箭。

绣着红莲的头披被风吹落,梗在地上树枝绊倒了女子。缀着珍珠的新娘发冠滚落在地,女子的一头长发徐徐散开,披在背上。

“快追,就在前面了,哈哈哈……”土匪的声音正在接近,马儿奔踏的声音刺激着女子的神经。

那一瞬间,她想起了昨夜的一幕幕。送亲的队伍在抵达鎏那国边界时被拦截,土匪一涌而上,夺财杀人。

“公主,快跑!”护送她前来鎏那国和亲的护卫冲她喊着。

她惊魂未卜,眼睁睁看着那男人在自己面前倒下。一把大刀贯穿了他的身体,鲜血如盛怒的红花。

“我们快跑!”慕静姝抓住还在发愣的她,朝着与厮杀相反的方向逃跑。

“静姝,前面有分岔路,我们分头跑!”女子甩开慕静姝的手,指着另一条路。只有分开逃跑,才有可能有人活下来,不管那个人是她,还是她最好的朋友。

慕静姝看了她一眼,含着泪跑向了另一条路。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女子紧握双拳,心里念着,强烈的求生意愿促使她从地上爬起来,继续逃跑。

“啊!”一声短促的叫声响起。女子脚下踏空,从山坡上滚落……

第一章 梦回赌坊

繁华闹市之中,人流如织,车马辚辚。摊贩沿着街道蔓延,阁楼和翘脚屋檐各具特色,不同店家门口飘舞着商旗。鎏那国最喧嚣的地方,除了烟花柳巷和酒肆,就是梦回赌坊。梦回赌坊不仅仅只是一个赌坊,它还是一个让男人流连忘返的地方。

来这里赌博的男人大多都是达官贵人,有良田万亩的大地主,也有朝廷里的官员。他们除了赌博,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一睹沁雪的容颜。

琴音从梦回赌坊内传出,在那人声鼎沸的地方,有犹如高山流水般的弦外之音。

百里馥雪一身红裙,长发轻绾,红珠额饰横过娥眉。如瀑布泻下的长发无风自动,伴随琴音徐徐散开,如柳絮飘飞。她坐在赌坊深处,身后是精致的木雕墙壁,身前有一道木栏,隔开那些想要冲上前去的男人。

赌坊内的男子相互拥挤,痴痴傻傻地看着那抚琴长弹的女子。一抹红纱轻轻遮住了她半张脸,只留下一双寒星般的凤眸。那双眸子透着冷冷的目光,有着荣辱不惊之色。红裙内探出的手臂白皙胜雪,纤细柔软。寒如雪霜的轻笑透过红纱,在那朱砂薄唇间微微荡漾,抬眸的瞬间让人魂牵梦萦。

流动的音律,磬人心脾。一曲终了,百里馥雪起身,向来听弹琴的男人们微微鞠躬。

“好,弹得太好了!”男人们鼓起掌来,不知是真的因为她弹得好,还是因为她长得美如天仙。

百里馥雪是梦回赌坊的琴师,每日午时会出来弹奏一曲,然后回房休息。她不卖身,但偶尔也会赔一些出高价的男人吃吃饭,聊聊天,获取一些自己想要的消息。她在这里的名字叫沁雪,没人知道她的姓氏,也没人知道她的来历,她冷傲无比,但依旧有无数男人慕名而来,甘愿为她散尽家财。

她转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身后的男人们呼喊着再来一曲,而她只当听不见,朝着自己的厢房走去。

入夜时分,渡鸦飞落屋檐,哀鸣着。凄凄夜风绕过树梢,风中夹杂着炎热的气息,让人有些不舒适。百里馥雪带上亵衣,转身去了赌坊后的浴池沐浴。

水汽氤氲缭绕,池内的女子盘起一头长发,肩膀以下都浸泡在温泉中。梦回赌坊后面有一泓泉眼,因为是活泉,且有温度,便被打造成浴池,供给居住在此的女子使用。

急促的脚步声从外廊传来,正在泡澡的百里馥雪微微蹙眉,似乎察觉到外面有动静。她踏着水面飞身而起,裹上亵衣。

一道雷电闪过,将廊外的人影映在纸糊门上。

哗啦一声,一场骤雨来临。

百里馥雪走至门后,尚未来得及开门,外面的人便撞了进来。强劲的冲击力促使她向后倾倒,发簪脱落,长发散开,黑暗与素白交织,血腥味漫上鼻间。

次日午后。

弹完一曲的百里馥雪回到厢房,而那个被她所救的男人正坐在茶桌边,饮着茶,似乎在等她归来。

男人身上缠绕纱布,右下腹的位置还能依稀看到血迹。他光着膀子,肩上披着黑外衣,脸上还带着金属面具,看起来是从被救时开始就戴着的,百里馥雪没有摘下来。

百里馥雪先是一愣,而后平静地关门,走向男子,波澜不惊地与他相对而坐。

男子的视线随她移动,开口:“你救了我?”男人声音浑浊低沉,并不像是他原本的声线。

“你死在我这里的话,我可是会很困扰的。”百里馥雪扬唇轻笑,揭下面纱。一张惊艳脱俗的脸,坠落在男子的眼泊中,让人不由得感叹,这世间为何会有此等尤物?

“你不想看看我面具下的容貌?”男子问道,他觉得眼前的女子不是普通女子,不仅从容淡定,还很谨慎。她一定不简单。

“我没兴趣知道一个陌生男人的长相。而且,知道太多的人命不长,不是吗?”百里馥雪不动声色地饮茶,似笑非笑,“你既然已经醒了,那就早些离开我这里。”

“我们还会再见的。”男子轻浮一笑的表情被面具遮挡,他抬手托起百里馥雪漂亮的下巴,说道:“把眼睛闭上,我不喜欢别人看到我的背影。”

百里馥雪冷视着男子,随后缓缓闭眼。

男子将面具拉高,霸道的吻毫无预兆的落下,点在百里馥雪的朱唇上。待她因愠怒而睁眼时,屋内已经没有男子的身影。

百里馥雪皱着眉头,在心里咒骂几句,走到窗前,把开着的那扇窗关上。

外面日月交替,浮云流动,一转眼便又到了晚上。

夜里的丞相府是个笙箫不断的地方,谢子墨慵懒地坐在狐皮大椅上,柔软的袍子衣襟微开,露出他线条利落的锁骨。他垂下的手抓着一壶酒,身边簇拥着许多娇声娇气的女子。厅内挂满了轻纱罗帐,女子水袖翩跹,载歌载舞。

“皇上驾到!”太监嘹亮的声音响起,随后是跑来的家奴。

家奴快跑到谢子墨身边,凑到他耳边低语。不一会儿,一抹绣着红梅的黑袍迈过门槛,步入众人眼中。

陆绍恒踏入厅内,朝着谢子墨走去。他是当今天子,一个漠视一切的男人。他一身秀龙黑袍,迈步踏入丞相府。威严肃静的气氛狠狠撞入空气中,让人生畏。

尾随在他身后的,是叫林轩的贴身侍卫。那人生得清秀俊雅,着藏青深衣,佩长剑。

“参见皇上。”府内所有人见到陆绍恒之后纷纷跪下。

谢子墨慵懒地起身,离开舒坦的狐皮椅,跪下。一句洪亮的“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顿时响彻整个丞相府。

“平身。”陆绍恒冷声说道,他缓步走向谢子墨,然后微眯凤眼,瞟向谢子墨半敞开的衣襟。提起了宫中刺客一事。“你可知昨日宫里有刺客?”

“刺客?宫中一向守卫森严,怎么会有刺客?”谢子墨说得很轻挑,又追问一句:“那最后,抓到了吗?”

“让他跑了,不过,他腹部中了一剑。”陆绍恒嗔鼻嗤笑,微微蹙眉,冷视着谢子墨。

谢子墨是前朝的太子,而前朝已经被他们陆家所取代,为了平定民心,先帝没有杀一个孩子,而是给了他一个丞相的职位。先帝去世后,陆绍恒一直防着谢子墨,任何动静都会先怀疑他。

“所以皇上是觉得,我是那个刺客,故意来看看我身上有没有伤疤?”谢子墨轻浮一笑,举酒壶饮酒,然后当众把上衣脱下。他身材壮实,不胖不瘦,线条极好。

陆绍恒在他身上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剑伤,只好作罢,离开了丞相府。

谢子墨继续饮酒,府内再次响起奏乐。

猜你喜欢

  1. 古风
  2.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