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剑启

更新时间:2019-07-05 15:36:49

剑启 连载中

剑启

来源:滕文作者:佚名分类:玄幻主角:宁奕 裴烦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霜杀百草的年代,少年走出菩萨庙,接过全天下最重的剑,向着人世间,斩开了一线光明。展开

本书标签: 修真异世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那句怒吼咆哮声音出口的一刹那,一样漆黑物事速度极快的砸碎窗台,竟是一枚四四方方的漆黑印玺,雷霆之势烙在“蜘蛛”额首,砸得那只巨大妖物仰首痛嘶,架在床榻与窗台两侧的细长蛛腿一阵震颤,止住身子,接着第二枚漆黑小印追着前一道的影子,重重砸下。

“道宗弟子听命——诛杀此妖!”

滚滚黑烟从蜘蛛额前嘶嘶升起,浑身惨白的蛛妖,八颗漆黑的瞳仁,不再紧盯身下的宁奕,而是缓慢转动,挪向庙外站在大风当中飘摇不定的几袭灰衫。

本就不堪重负的窗纸,呼啦数声,在罡风呼啸当中支离破碎,庙内物事俱是一颤,无论大小,除了那尊巍峨不动的菩萨像,全都轻轻跳起,而后落下。

庙外大风骤停。

庙外空地,立着七位年轻道人,一身灰白,脚底生根,大袖无风自动,仿若踩在云雾之上,神情恬淡,巍巍然好似神仙中人。

为首的那人面色尤其平静,望着庙内若隐若现的巨大蛛影,不以为然,并拢右手两根手指立在胸前,没有回头,对着身后众人轻声道:“趁着蜀山那个剑修还没赶到,把它收了,开膛剖腹,它肚子里那颗百年隋阳珠......说不定可以让我道宗重新多出一位有望晋升第八境的天才。”

身后的六位年轻道士同样立起右手,只不过道行不够,无法以两根手指驾驭“方寸印”,星辉缭绕,六尊不大也不小的印玺悬挂头顶,列阵盘旋。

“道衍师兄,它与天宫的人打过一场,怎么看起来一点伤势也没有?”有人盯着庙内巍巍的阴影,面色阴晴不定。

为首的道衍,袖袍溢散阴阳二气,蓄势数息,气势上便与身后的六人有了明显不同,他眯起双眼,头顶并非是“印玺”虚影,而是一片模糊阴翳,道袍当中传来阵阵铃铛之音,清脆悦耳。

他轻声道:“大师兄闭关紫霄宫,他把‘三清铃’给了我,你们六人列阵拖住这妖,我祭出三清铃,把它魂魄震散,取了珠子便走。”

“天宫没收下这妖,说明它不简单,我们等它先出手,待会打起来,要干净利落,此地不可久留。”道衍神情凝重道:“其余几座圣山,包括天宫地府,很快都会找到这里,大师兄不在,虽然这里是西岭,但我们若是被留住了,那么......就真的被留住了。”

身后有人咬牙道:“要是蜀山那个男人到了怎么办?听说他最近出了一些问题......”

“他出了一些问题?东土和大隋追了他这么久,死了几位准圣子,他是不是还好好的?”道衍冷笑一声:“他要是来了,还能怎么办?你上去跟他打不成?他要是找到了这里,不光道宗要低头,天宫地府几座圣山全都要低头,区区一颗百年隋阳珠,不让也得让,就算是颗千年的隋阳珠,那几位圣子敢跟他抢吗?”

交谈之间,庙内的那个巨大蛛影,缓慢升起。

宁奕护着裴烦,瞪大双眼,呼吸急促,看着那只巨大蛛妖,缓慢抬起细长的蛛矛触肢,步足沉重向后退去。

阵阵青烟缭绕庙内,并非是菩萨佛龛前的香气,而是道衍烙在它额头处的方正印玺,两块印玺一前一后,带着星辉的神圣气息,灼烧血肉。

宁奕闻到了一股尸臭味。

他看着那团笼罩在自己面前的巨大阴翳,轻轻颤动一下,发出了似妙龄女子一般的冷笑声音,嘻的一声,迸射而出。

整座菩萨庙墙被冲垮开来,宁奕抱着裴烦起身狂奔,被一块巨大碎石砸中,半条手臂挡了一下,剐蹭的血肉模糊,接着整个人横飞出去,仍然死死护着裴烦,最后撞到了一截“木桩”上,才止住了退势。

宁奕靠着半截木桩,抱着怀中的裴烦,丫头半边面颊被擦中,血流不止,好看的脸蛋一片猩红,两眼泪光闪烁,咬牙没有哭出来。

整座菩萨庙,住了十年的地方,就这么塌了。

一片烟尘。

宁奕揉着裴烦的脑袋,轻声喃喃道:“放心,放心,道宗的修行者来了,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们不会有事的......”

身后那截木桩,声音幽幽道:“道宗的几个小角色,要是真把这只少说第八境的雪妖降了,那就是天大的笑话。”

宁奕瞳孔缩起,他抱着裴烦,仰起头来,看到飘扬在自己眼帘前的一角白袍。

披着白袍的修行者,面色木然,低下头来,拿着“俯瞰苍生”的眼神,木然道:“几座圣山都有告诫,西岭有几大禁地,不破十境,不可前去,清白城的地下墓陵就是其中一处,据说那座地底墓陵里......住着某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他轻轻嗅了嗅鼻尖,玩味笑道:“你身上有那座墓陵的气息,果真是无知者无畏,胆大包天......那雪妖多半就是你放出来的咯。”

宁奕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在那片白袍出现在自己视线当中之时,浑身便如陷入泥沼当中,如何行动俱是不能,连挪动一根手指,都是艰难不已。

那片飘摇的白袍,还带着斑斑血迹。

脑海当中出现了斑驳的印象。

十年前的西岭大雪。

背着裴烦狂奔时候看到的尸体。

各色各样的,一派惨象,僧人,披着黑的,挂着白的。

有大雷音寺的和尚。

还有白色大袍的,是天宫的修行者。

天宫......

天宫......

白日清白城骑马入城的,就是这么一袭大白袍。

一袭大白袍,身后的数人,尽是沉默肃穆,站在夜色当中。

远方的道宗弟子,印玺大颤,烟尘四溅。

所有的声音,在宁奕的耳中逐渐远去。

与他都无关了。

来自天宫的修行者,缓慢蹲下身子,轻轻微笑道:“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雪妖的‘隋阳珠’,就在你身上吧?”

宁奕搂着裴烦,他逐渐冷静下来,平静道:“在我身上。”

天宫修行者眯起双眼,听到后者拿着镇定自若的语气开口。

“想要,就拿银子来换。”

身后有人笑出了声音。

他没有笑,而是看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平静与他对视。

宁奕此刻已经背转过身,面对大白袍男人,大半个身子护着裴烦,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摸向骨笛。

宁奕深吸一口气,认真道:“一千两。”

收敛笑意的天宫修行者,声音极轻极轻的道:“一千两,你太低估它的价值了。”

宁奕伸出两根手指,平静道:“那就两千两。”

天宫修行者轻轻道:“如果我有银子,我可以给你一万两。”

宁奕眉心传来了相当沉重的压迫感。

“可惜我没有银子,我也不会给你银子。”

他并拢中指食指两根手指,缓慢按向宁奕的眉心,语气愈发漠然。

“凡俗的蝼蚁,怎敢与我讨价还价?”

世俗界的隋阳珠,指的是修行数年,数十年所养出的阳珠,阳气强盛,凡人携带在身便可增加阳寿。

修行界当中的隋阳珠,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

至少需要百年才能孕育而出,所以能入圣山法眼的,至少也是百年的妖珠。

白袍修行者的唇角微翘,他伤势不轻,昨夜天宫一行人与那头雪妖缠斗未果,那只大妖道行至少五百年,凝结的阳珠,能助自己破开一个大境界。

妖族修行,与人族一样吞噬星辉,但愿意凝结阳珠修行的,只是极少数的一种。

即便是北境倒悬海,与妖族厮杀的战场,也罕见凝聚这种宝珠的妖物。

强烈的压迫感越来越强。

越来越近。

宁奕瞪大双眼,盯着那根手指。

最终......不可避免的,点触到了自己的眉心。

仅仅感知了一刹那。

天宫的为首修行者先是一怔:“隋阳珠呢?”

宁奕笑了笑,声音沙哑道:“你猜。”

那张俊俏的面容刹那戾气横生,一字一句怒吼出声:“你竟敢捏碎如此宝贵的隋阳珠!”

披着大白袍的年轻男人,猛地站起身子,双目几乎喷出火来。

自己率领的天宫人马,彻夜奔来,冒着天大禁忌去了那片陵园,与那头雪妖打来打去,受了重伤,时刻提防着几大圣山的偷袭。

小阙主等人还来不及赶到。

若是此刻自己拿到了“隋阳珠”,直接捏碎了,破开境界,吞了这桩造化,得到了天宫那几位阙主的重视,便极有可能,最终成为大隋年轻一辈最为耀眼的那一批人。

功败垂成。

日后的星辰榜,日后的前程似锦,涅槃不朽......

全都没了。

“啊——”

他心神震颤,喷出一口鲜血,仰天长啸,吼声搅动风云,紧接着下一刹,远方嗖得射来一道黑色影子,撞在他的大白袍上。

宁奕看着那团巨大蛛影,砸在那袭大白袍上,接连撞翻数人,密密麻麻的螯肢咬在那人的头颅之上,令人心酸的咀嚼声音响起。

他回头看去。

庙前的空地上,烟尘散乱,道宗的修行者,竟然没一个站起来的,残肢碎散,即便是道行明显更高一筹的道衍,都没了气息。

三清铃被道衍捏在手中,叮叮当当滚动,那条被齐肩切开的断臂,在地上骨碌碌滚动,最终滚到了宁奕面前。

天宫那一行人处,传来了极其惨烈的呼喊声音。

为首的那人心神颤动之余,被那只雪妖扑杀而死,其余的人马,不过数个呼吸,也都没了声音。

宁奕掰开攥着“三清铃”的五根手指,拎起铃铛,摇摇晃晃站起身子。

他盯着眼前缓慢转动头颅,以八颗漆黑瞳仁注视自己的那只雪妖,口器当中,缓慢咀嚼着天宫修行者的脑袋,猩红的血液顺延齿缝潺潺而下。

“这些修行者......都死了啊。”

少年抬起手臂,擦了擦嘴,面色凄惨,鲜血从小臂汇聚,滴答滴答砸在地上。

有人在他身后轻轻拽了拽衣服一角。

宁奕没有回头去看丫头的脸蛋,而是柔声道:“别怕,哥在。”

少年面色决然的笑了笑。

他左手捏紧骨笛,右手拎起三清铃,抬起头颅,怒目圆瞪。

“来啊!”

猜你喜欢

  1. 修真
  2. 异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