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阴阳命

更新时间:2019-07-08 09:37:26

阴阳命 连载中

阴阳命

来源:有书阁作者:允巫童分类:恐怖主角:方白 方铭文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方白天生阴阳命,生活在偏僻落后的方小屯,跟着师傅方神婆子靠给村民做法事算卜为生。一次寻常的守灵,方白与师傅方神婆子被暗算,弄丢了村长方青贵老爹的尸体。方白被同行瞎半仙暗算,险被替葬。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灵异

精彩章节试读:

“你骗人!就是为了让我走,你也不至于编出这种诬赖我的话!”

我一边哭一边叫喊着,泪眼朦胧之中看着方神婆子苦皱着的脸,她似乎,有些后悔刚才跟我说的话。

“干嘛呢!干嘛呢你们!都给我住手!”

正在我跟方神婆子僵持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外一阵阵奔跑的人声,还有方守义焦灼嘶喊的声音。

方神婆子没有犹豫,转身朝着门外跑去。

我傻愣愣地,不知道什么情况,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也跟着跑了出去。

屯子里面的村民,都像发了疯似的,一个个拿着铁钎和锄头,朝着方嘎巴家涌去,在方嘎巴的院子里,屋子里,来回刨腾。

“都给我停下,你们是要反了!”

我远远地看见方守义气喘吁吁地想要阻止村民,可是根本没有一个人听他的。

这方嘎巴今天早上才死,还没到晌午呢,家就已经被拆的零零散散,地面全部被刨开,炕被拆掉,就连茅厕都没有放过,人们拿着长长的木棍,在沼气池里面搜索着。

“钱!”

忽然一声叫喊,在院子里面搜索的方寡妇,在灶炉的柴火里面发现了十块钱,忍不住激动地叫喊了一声。

这一叫可好,一堆搜寻无果的人,都一窝蜂地朝着灶炉这边涌了过来。

“不行,这儿是我先发现的,发现钱也是我的钱,你们滚开!”

方寡妇一看这么多人过来,奋力阻拦着,可是这群人都为了钱红了眼,将放寡妇推搡在地上,不管不顾地踩踏上去。

“人!人还在下面呢!”

我一看方寡妇被人群淹没在了地上,想要上前劝阻,方神婆子一把拉住了我。

“你干什么去?你也去送死吗?”

“我……”

我欲言又止,因为方神婆子说的没错,这群人,大致已经是疯掉了,我如果上去阻拦,怕是也要被无情的踩踏在脚下。

我揪心地看着从人群脚下伸出来的一只手,那只手无力地微微晃动,带着一点儿血色。

“没有,钱没在这儿!”

“钱呢!方嘎巴的十万块钱呢?”

人们将灶炉也拆了,柴火堆翻了一个遍,除了方寡妇发现的那十块钱,再没有一分钱出现。

暂时清醒的人们从这里散开,露出了躺在地上,已经被人践踏的满身血污,了无声息的方寡妇。

我看着方寡妇略有姿色的脸,已经被踩成了面目全非,鼻子耳朵嘴角都渗着血,身上灰土遍布,像是被车碾压过去一样。

人们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又各自去寻找那笔意外之财去了。

没有人愿意多看方寡妇一眼,也没有人愿意停下。

“疯了疯了!你们都疯了,不回去好好种地,想要侵占村里的财产,我告诉你们,就算你们找到了那十万块钱,也得给我交上来,你们不能……哎呀!”

方守义正说着,忽然被人一铁钎打在了脑袋上,顿时血流如注,捂着脑袋惊恐地回头。

打他的人,是村里的痞子,叫方大年。

“你他娘的真以为自己是村长?谁给你封的官?方嘎巴死了,他没爹没娘没老婆的,钱自然是谁找到就算谁的,你别在这儿给自己戴高帽,该不会,方嘎巴那十万块钱是你偷偷藏起来了吧?”

方大年眉眼一横,背着铁钎怒视方守义,方守义害怕地连连摇头。

“没有啊,我没有啊……”

“老子不管啊,要是找不着,老子就去你家找,问你婆娘去!”

方大年无赖地笑了笑,背着铁钎招呼着他的小弟朝外走去。

“方嘎巴这丫贼的很,六子,跟哥去他家祖坟看看去,我先说好了,谁也别跟来,谁来我弄死谁!”

“给我站住!”

在我身旁一直沉默的方神婆子忽然开了口,我惊愣,这方大年可是不好惹的,鬼神不信,连自己的老子老母也不心慈手软,平常都在镇上瞎混,这大概是听说了方嘎巴的死,惦记那十万块钱,所以拉着自己的小弟六子,赶着从镇上回到了方小屯。

“师傅……”

我小声地喊了一句,希望能阻止方神婆子冒头,可是已经晚了,方大年回头,不悦地盯着方神婆子。

“你想咋的?”

“年轻人,死者为大,你为财做些猪狗不如的事情我不管,可是村里的丧坟白事,归我方神婆子管,你要是为了钱,去刨别人家的坟头,我方神婆子绝对不答应!”

方大年一听方神婆子的话,直接逗乐了,冷笑一声,斜眼看向方神婆子。

“你不答应?你不答应能怎样?我就要去刨坟,你拦我啊,你信不信我顺带着,让你跟方嘎巴他那个死老爹一起合葬啊?”

“你放什么屁!”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方大年辱骂方神婆子的话,不由地回了一句,回完,我这心里头开始有些后悔了。

“呦,这不是方白妹子吗?几年不见了,长得是越发水灵,不比镇上的那些浓妆艳抹的骚娘们儿弱,要不,等哥找到那十万块钱,你跟哥去镇上逍遥快活去!”

“你!”

我气愤却不敢再说什么,方神婆子拉我到她身后,自己上前几步,走到了方大年的跟前。

“方大年,今日我方神婆子不拦着你去刨坟欺魂,但是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的,刨人阴穴,是天煞的罪孽,必遭天谴报应,你要是不信,就去刨。”

方神婆子背对着我,我看不清楚她此刻看着方大年的眼神,可是方大年刚才嚣张的气焰似乎冷却了下来,微愣地盯着方神婆子,好一会儿。

“大哥?大哥你该不会被这个老婆子给糊住了吧?”

站在方大年身旁的小弟六子晃了晃方大年,方大年次啊回过神来。

“狗屁,你个死老太婆,想糊我?没门儿,今儿个,我刨定方嘎巴的祖坟了!”

说罢,方大年扛着铁钎,大摇大摆地朝着地里坟田走去了。

“说不定那方嘎巴真把钱藏到他爹的坟里面去了。”

“家里搜遍了都没有,八成是,我们一起去看看,不能让方大年自己一个人占了那十万块钱是不是?”

单枪匹马,自然是没有人敢去招惹方大年这个痞子,所以人们为了自己心头的那点儿私念,开始互相煽动,蜂拥地朝着坟田方向走去。

方嘎巴的家,总算是在一片狼藉之中恢复了暂时的宁静。

方寡妇孤零零地躺在尘土之中,像极了一个假人,被压扁的假人。

“过来搭把手,把尸体入土为安!”

方神婆子冲着捂着流血脑袋的方守义喊了一声,方守义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之中回过神来,听见方神婆子叫他,愣愣地看向她,一动不动,看来,是被吓得不轻。

“我来吧,师傅。”

我上前,弯腰刚碰到方寡妇的腿,却被方神婆子给推开了。

“你别动,现在方小屯乱成什么样子,你都看见了,人……死的越来越多,你还觉得,这一切,都只是意外吗?”

我微愣,看着方神婆子看我的目光,开始了自我怀疑。

“可是师傅,这一切跟我没有关系啊。”

方神婆子欲言又止,但是最终,她没有接我的话,瞥眼看了一旁的方守义一眼,自己拖着方寡妇的尸体朝外走去。

我看着方寡妇的尸体拖在地上,在土地上划出深深的痕迹,而在不久之前,这个女人,还花枝招展地坐在自己的小卖部里,卖着我最爱吃的芝麻糖。

可是……这一切,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站在坟田边上儿,看着地里热闹的画面,一边,是一众人围着方嘎巴的祖坟地界儿,大吵大闹,甚至动手,尘土飞扬,骂声不断。

另一边上,是方神婆子为方寡妇堆砌的孤坟,她是寡妇,入不了祖坟,也进不了他男人的坟,只能随随便便埋下去,一个坑,一堆土。

方神婆子好像看不见身后的嘈杂不休,她自顾自地在方寡妇坟前跳着超度亡魂的仪式,就像她说的,别人信不信,她自己信,她从来不骗鬼神,每一场法事,都跳得无比仔细认真。

“师傅!”

我喊了方神婆子一声,可是,她像是没听见一样,没有理会我。

我忽然觉得,好没意思。

从前的那十八年,这个屯子,虽然愚昧,但不至于无情,跟着方神婆子,我觉得一辈子胡胡闹闹的过着,也算是有趣,可是现在……

“我答应你,我离开方小屯!”

我又喊了一句,这一句,方神婆子听见了,她停下,抬眼看向我,在尘土飞扬的凄风之中,我竟然觉得,她眼中透着凄凉和不舍。

我说完,转身走了,我要去找方铭文,跟我一起去镇上,打钥匙,拿了方青贵老爹的那一万块钱,浪迹天涯去。

我拎着一根木棍朝方守义家走去,这棍子,是给猪搅和饲料用的,实心趁手,好用。

“方白丫头,你……你这是干啥呀?有话好好说!”

方守义的脑袋包的严严实实的,可是还是渗出了一点儿血,看来这方大年下了狠手,估计挺疼,不然方守义也不能见我的棍子这么害怕。

“方铭文呢?”上一章

猜你喜欢

  1. 都市
  2. 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