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磨刀霍霍养夫君

更新时间:2019-07-08 10:19:22

磨刀霍霍养夫君 连载中

磨刀霍霍养夫君

来源:原创书殿作者:吉衣分类:穿越主角:杨夏茉 许存芳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穿越到这个鸟不拉屎的朝代杨夏茉觉得自己已经够点背的了,还摊上这么个身世,不过好在她有系统在身,然而第一次行凶被未婚夫看到怎么破?杨夏茉的表示是淡定从容的睨着那被吓住的未婚夫悠悠然的说道,说说你刚才看到了什么,许存芳心道这小娃娃别看样貌小 ,可那周身的气势比他原来见过的刀剑侠客有过之而无不及,许存芳这本来抱着退婚的心突然有了变化......展开

本书标签: 古风穿越重生种田文

精彩章节试读:

“你儿子的房子?”王大娘嗤笑一声,又抖搂开一张纸:“看清楚了,这房子杨秀才早就卖给我家了,如今这是我家的房子!”

杨老婆子大叫:“不可能,老二怎么会卖房子?”

杨小叔也从她身后跳了出来:“对,我二哥怎么会卖房子?一定是你们在撒谎,欺负我侄儿年纪小不懂事,想强占我家的房子!”

杨夏茉很想说话,然而却被刘嫂子看得紧紧的。

她无奈极了,她知道刘嫂子是得了干娘的嘱咐,生怕她跟长辈顶撞起来,再被扣上忤逆不孝的帽子。

余光瞥见许存芳面上也带了焦急,她心里倒是一暖,这家伙虽然经常犯傻,但好歹知道自己是站在哪边的。

也许,是他已经接受了杨家女婿的身份吧。

但是现在杨夏茉这边着急的也只有她和许存芳了,其他人都老神在在的看戏——有王大娘在,别人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果然,王大娘冷笑一声:“这话不该我来问你们吗?要不是他杨秀才有个狠心的亲娘,还有两个一毛不拔的兄弟,他怎么会卖房子?

不卖房子他拿什么吃药救命?可惜啊,要是他早点知道他娘他兄弟不肯借钱,早点卖了这房子,早点吃上药,也许还能活下来。”

杨家人脸上不好了,他们当初是找了借口没借钱,可他们哪里会想到,不过一场小病而已,老二怎么就去了呢?

其实到现在,他们都还有些不能相信,一向能耐的老二已经死了的事实。

“我不管!”不过是愧疚了一瞬,杨老婆子又喊了起来:“反正我不信!老二有儿子,他就是病死了也不能卖房子吃药!这房子是我的,我看你们谁敢动!”

杨夏茉眼睛一厉,不善的盯着叫嚣的杨老婆子,刀子从袖中滑出,在她手中露出了嗜血的尖。

嗯?

她一愣,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向了许存芳。

他竟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旁,用他的手捂住了她的手,和她手里的刀。

紧紧相扣的指缝中已经隐隐见了红色。

许存芳对着她无声的摇了摇头,刹那间她恢复了理智。

收刀,运气,杨夏茉默默的告诫自己,和平世界,不要随意举刀,不要随意伤人。干娘他们会为难的。

可是转瞬间,她又有些迷茫了,刚才那个是谁?

如果是她,她怎么会因为不相干的人的话那么生气?

如果是原主,那么出刀的又是谁?

原主是不是还在这具身体的某处藏匿着,随着准备夺回她的身体?

杨夏茉恍惚了,她还是纯粹的她吗?

而此时,王大娘等人都已经气坏了。

身为杨秀才的亲娘,杨老婆子怎能说出这么无耻残忍的话来?

杨大伯也觉得不好,可是母亲的话已经出口了,而且房子不是布头线头,不能让人一两句话就诓了去。

“王嫂子,如果这房子我二弟生前就已经卖了,那二弟怎能在此出殡?夏茉又怎能从别人家出嫁?”

听了大哥的话,杨小叔也跑了出来,叫嚣着:“对呀,你倒是给个解释啊?”

虽然早有预料,可是杨家人不顾亲人新丧,只追着家产不放的行径还是惹怒了王大娘。

她冷笑连连:“茉儿是我的干女儿,从我家出嫁怎么了?杨秀才是我干女儿的爹,在这出殡怎么了?我乐意!”

如今,她是连些许道理都不想跟他们讲了。

杨大伯还想说什么,王凌志突然上前一步:“杨文书,这些都是衙门里上了档的,你若不信,大可以自己去查。”

杨老婆子和杨小叔听了都是眼睛一亮,俱都看向杨大伯。

杨大伯是书吏,虽不涉及衙门里房屋田地买卖的事物,但是如果去打听一下这房子现在的房主是谁,也是不难。

万一这房子真的已经被二弟卖了,那此时纠缠不但沾不了便宜,还会被人嗤笑。

虽然王凌志敢这么说,但杨大伯还是存了一丝侥幸,因为他不相信,会有人愿意让别人在自己房子里办丧事。

这等晦气的事,就是交情再好也是避之不及的,说不得就是王家在唬他。

反正就是问一嘴的事,不急这一时。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屋内已有了动静。

他小心翼翼将她的手臂轻轻拿起,容自己能够起身,立马侧过身,将她的手臂放入被中,他没有来开纱帐,而是坐在她身旁静静瞧着她,她均匀起伏的呼吸声,这丫头睡得沉。

想起昨夜,他的嘴角笑意也变的深了。后半夜抱着她入睡,心中却是从未有过的安稳之感。

墨寒轩深吸了一口气,掀开纱帐之时,却也不忘回头在瞧瞧她,虽然自己只是要去一趟宫内,但他却觉得看不到她在身边,自己不安心。

昨夜着实委屈了她,他看着她紧抓着自己肩膀,紧咬下唇,与他四目相对,那一刻,他便觉着自己定不能让她离开自己,她这副模样,只能自己一人看。

他不忍心让她起身,自己着装完,轻手轻脚开了门。他知晓她怕热,便将这梧桐院给她住,离自己的住所近,院中 的树下她也好乘凉。

“苏离,让厨房准备些吃的,待她起床时,必定饿了。”他说话声很小,苏离也是同样小声回道:“是。对了王爷,那位江氏侧妃那儿?”“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苏离明白了墨寒轩的意思,该如何伺候那位侧妃就如何伺候着,伺候不周了,又引得不满而来责怪这丫头霸占着王爷还有各种不是,指不定会被自家王爷如何“清理”掉。

这六年,他也是看着这丫头长大的,从一个稚嫩的孩童,变成了如今亭亭玉立的姑娘,王爷平常待她却是比其他人要照顾的多,当时王爷想娶她,而陛下也正有此意。

王爷想让这丫头成为正王妃,而陛下却是想让江氏作为正王妃,王爷不允,这太后也开了口,说不能让她做正王妃,如不允,便将二人都纳为侧妃,王爷无奈妥协。

而苏离心中知晓自家王爷,妥协必是在想到法子之后。

吩咐侍人的事做完了,他也回到了梧桐院静候差遣,王爷说当他不在时,自己定要时时在韩丫头左右,保不准那素喜又会为了她家侧王妃捅出什么幺蛾子,一切再报给他听。

半个时辰后,门开了,韩冬身着淡粉色的衣裳,头发微微盘起,用窗前的花儿做点缀。

“殿下可用过早膳了?”苏离微微点头问。“吃过了。”她随手将碎发勾至耳后:“王爷可回来了?”“看这时辰,应该过一会儿便会到了。”她往前头走去。有点小失望,还要过一会儿,以为立马可以见到他的。

可想想,自己也不能总是那么准点看到他,他是王爷,政务事情繁多,又要去练兵场,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陪着自己,自己如今所做的,就是不能成为他的负担!

想着竟出神了,连前头有人都未察觉,还好秀儿一拉,否则,便要撞上了。

“走路不长眼吗,没看到侧王妃吗!”素喜喊道:“侧王妃昨晚没睡个好觉,若是再撞上,那还得了!”

韩冬瞧了她一眼,并未说什么,而是看着眼前这位江氏侧王妃。看着有些没精神,穿着上略显庄重,倒不像自己这般随意。许是被当作侍人了吧。

江柔看着眼前的女子,穿着上并未有多华丽,却也挡不住她的倾城容貌:“素喜!多嘴。”江柔制止:“你便是韩冬妹妹吧,我比你大上两岁,便唤你妹妹了。”

“侧妃姐姐。”她嘴角微露笑意而道。韩冬并未多说什么话,而是和她一同去往前厅。

韩冬心里已知晓,那素喜不可能把自己误认成侍人。

昨日她是见过秀儿的,所以想仗着这次机会,来说自己几番,也解气。

也不知江柔那样柔弱的小姐,身边怎会有这么善妒的侍女。

事不过三,素喜已惹了自己两次,若有第三次,那她便等着在自己面前跪地求饶!

韩冬在心中冷笑一声。

不久便到了前厅。韩冬江柔二人坐了下来,侍人端上了茶。

韩冬微微抿了一口,带有微微甜意,是红枣茶!韩冬喜滋滋地一口一口喝着,在想着该如何吃到杯中的红枣,直接拿又不好,只得等人都退去,再拿出来吃。

素喜看着韩冬若无其事的样子,气不往一处来,小声嘀咕道:“我家侧王妃真是委屈了,昨夜根本没睡,今早气色便不好了,还差点被这侧王妃给撞到,王爷也太宠着那侧王妃了吧。”

被她这么一说,韩冬的杯子停顿在空中好一会儿,“你叫素喜?”两个声音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韩冬边放下杯边侧头而望——是他!

他向韩冬露出了一个“别担心有我在”的微笑,转向素喜那头,神色已是阴沉的不能再阴沉。

素喜见他这模样,心中有些害怕,但想着,自己又没说错,怕什么:“是,奴婢名素喜,是长公主给侧王妃的奴婢。”

这长公主是江柔的叔母,自江柔很小的时候,便让素喜去伺候。

也难怪这素喜胆子如此大。

韩冬本想给她来个下马威,但一听长公主,便立马住了口,惹不起惹不起!还是让他来吧。。。

“长公主?你吧皇祖母放我这儿说也是无用的。”他坐到了主位上,抿了一口茶,红枣茶。

他竟忘了,是自己今早让人准备的。

他不慢不紧放下了杯,江柔已是不敢看他了,目光移向地面。而韩冬呢,则是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他知晓她这是何意,为何他之前从未注意过,他的丫头竟这么可爱。

他眼神瞟了一眼那素喜,道:“本王昨夜就已派人去碧荷院说过本王已在梧桐院歇下了,大可不必等,本王的话未传达到你家侧王妃口中,而让你家侧王妃等了一夜,你便是这样服侍你家侧王妃的?

还有,本王就是喜欢宠着冬儿,你素喜又能如何?”素喜说不出一句话来,更不敢看他。

“王爷,是妾身看管奴婢不周,还望王爷能够从轻发落。”江柔赶忙说道。苏离上前为素喜引路:“下去去领罚吧。”素喜灰溜溜地离开了前厅,江柔也因身体不适离开了。

韩冬坐在那儿,满脸崇拜地看着墨寒轩。

墨寒轩无奈:“看我做什么,还不同我回院中?”她应了一声,趁着只剩他一人了,便将杯中的红枣塞入嘴中,连他杯中的也没放过。

“别噎着了。”他眼中满是宠溺。她摇摇头,道:“你觉着这红枣茶如何?”“有些甜。

不过你喜欢便好。”他说道,看了一眼在身旁的她。

“那,那明日便不喝红枣茶了。”她吃完红枣后说道,他觉着奇怪:“为何?”“因为你是王爷,整个王府都是你的,自然要讨好你了。”

她抬头看向他,心中还是有些小紧张。他牵起她的手往前走去:“可我只想讨好你。”

猜你喜欢

  1. 古风
  2. 穿越
  3. 重生
  4. 种田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