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凤惊天,废后亦倾城

更新时间:2019-07-09 09:32:45

凤惊天,废后亦倾城 完结

凤惊天,废后亦倾城

来源:追书云作者:唐糖糖分类:言情主角:容长安 阎离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本站给您带来的是古风虐恋小说《凤惊天,废后亦倾城》该书主要讲述了:为了一世长安,她穿上戎装,奔赴战场终不悔,险胜归来时她变成乱臣贼子,死于乱剑!重生后,她涅槃重生,看透世世。为了复仇她化身魔鬼,为了百姓长安,她游走在正与邪的边缘线!再一世的心仪之人,可否值得她托付终生?长安真的容的下她容长安?展开

本书标签: 虐文古风言情重生

精彩章节试读:

血迹未干的剑尖划过大理石,留下长长血痕,在金銮殿上发出刺耳的声响,直到它的主人踉跄着停下脚步,声音戛然而止,一如它主人的命运。

容长安的战甲上满是血迹,她却仍努力将剑直指台上的妩媚女子,手在颤抖,声音然虚弱却不失凌冽。

“紫烟,难道你真的反了?!”

“哈哈哈。”台上一身紫衣华服的女子听后不禁失声大笑,她更加娇媚的窝在身后龙椅上男人的怀中,“皇上,您看皇后,哦,不,是容将军,又在开臣妾玩笑了。”

“烟儿莫急,等朕为你讨个公道。”皇位上的男子,宠溺的安抚着怀中的美人,可是抬头看向容长安时,却是抑制不住的嫌恶,“容长安,你拥兵自重,可知是死罪?”

容长安满面震惊,虽是不甘,但仍跪了下去,扔下手中的剑:“臣妾不敢!臣妾是收到密函,说是烟贵妃犯上作乱,意图——”

“砰!”

一方砚台擦过容长安的眉角,有殷红的温热溢了出来。

“放肆!”台上的男子话落,就有御林军上前将她按在了地上,她的脸贴在冰冷的大理石上,一如容长安现在的心。

“哈哈哈。”仍是那女子妩媚的笑声,容长安看到一双绣着紫苑花的鞋出现在她的面前,紧接着,她的下颌被一双玉手勾起,“容长安,犯上作乱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啊!”

“你什么意思?”容长安心惊,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什么意思?你带着三千叛军都攻到了宫门口了,不是叛乱是什么?我的好姐姐?”

容长安蓦地瞪大了眼睛,一个月前外戚来犯,大旌国皇后,也是原护国将军容长安请命出征,这一仗甚是惨烈,原本的三十万大军,最后活着的不过三千人,但是她们仍是胜了。

可是如今,那三千忠义却被说成——“叛军”!

“那场仗也是你设计的?半个月等不到援兵也是因为你?”

听到容长安的话,女子只是轻笑,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一直想要你死的,不是我!”

容长安震惊,她绝望的看向高台上的明黄男子,却只得来一道明明确确的圣旨。

“叛贼容长安,干预政权,犯上作乱,勾结外戚,今削去其凤位,罢免将军之职,处凌迟之刑,宫外三千作乱者一律处以极刑,即刻行刑!”

男人的声音依旧威严,一下一下刮着容长安的心!她想要开口祈求,却不知什么时候紫烟的手扶上了她的脖子,两指用力,她便再也发不出声音!

她看到宣旨的太监走了出去,于是开始奋力挣扎,她要去救外面的将士,可是,她却连自救也达不到!

她看到紫烟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刀,森白阴冷,拍打在她的脸颊上,她听到她说:“容长安,我最羡慕的就是你这张脸了。”

接着,她就感觉到脸上出现了一丝凉意,渐渐地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她想尖叫,可是叫不出来,利刃划开血肉,她痛得撕心裂肺,紧接着又有无数道凉意出现在她的脸上,她甚至能听到刀子与她颊骨碰撞的声音,一下又一下!

混杂着宫墙外的哀嚎声,容长安感觉自己坠入了地狱之中,她知道,那是跟她出声入死的将士们,死不醒目!

不知道落在自己脸上的已经是第几刀了,她感觉脸上已经木了,只能看到面前的女人面目狰狞的抬手、落刀、抬手、落刀不断重复!

直到,她看到面前已经划红了眼的女人高高的举起了匕首,台上的男子嘴角露着森冷的笑容,一瞬间她明白了一切!

她这一生,不过是个笑话,一个为他人做嫁衣的傻子!

看着烛光下的刀刃,她的眼角滑下了一滴红色的,泪!

…………

“咻——砰!”

突然在空中炸开的烟花拉回了容长安的思绪。

她站在护国将军府最高的阁楼上,看着外面的长安街一片红海,处处张灯结彩,鞭炮齐鸣,好不喜庆。

她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讽刺的笑容,三更已过,今天是她的大婚之日,亦是她重生之时,这一世,她要诸天神佛为她作证,她要让紫烟和那个男人付出血的代价!

“姐姐,吉时快到了,妹妹扶您去换喜服吧。”

一个娇媚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容长安浑身一震,回头看去,竟真的是她——紫烟,那个上一世毁了她的女人。

她知道,就是借着这次大婚,紫烟成了仅次于她之下的贵妃,可笑的是,那时的她却将屈辱隐忍当成了大度,以至于最后让这个女人骑到了她的头上!

“啪!”

只见紫烟的嘴角溢出了血丝,她捂着自己被打侧过去的脸,好像是不可置信般。

容长安承认她这一巴掌用了全力,多年征战沙场,让她的力气如男儿般,这一巴掌,是因为她真的恨啊,看到她眼中盛满了杀气,紫烟惊得跌坐在地上。

“姐姐这是作何,妹妹好心来送姐姐出嫁,如今竟遭到这般屈辱。”紫烟哭的梨花带雨,仿似柔弱不堪。

可是,容长安知道,不是的,这不是她面前女子本来的面目,她再也不会被她可怜的外表所迷惑了。

拔出自己一直贴身带着的匕首,容长安知道,今夜,她就要大开杀戒,而面前的女人将会成为她第一个刀下亡魂!

在紫烟的错愕中,这一刀直直的劈了下去,在左胸三分之一的地方,那是掌人生死的心脏!

“铮——”

“啊——”

前一声是有石子打在了她的刀刃上,后一声是紫烟的嚎叫声。

容长安扔掉手上浸染鲜血的匕首,看着脸上血流的不止的紫烟,一瞬间她说不出来自己心里是高兴还是什么感觉,只是有种嗜血后的痛快。

“容将军这是做什么?”一个一身白色长袍的儒雅书生跑了上来,急忙将紫烟扶了起来,细细查看她脸上的伤,紫烟被伤的不轻,刀锋贯穿整个左脸,从眉角划到了下颌,男子回头怒瞪着她,“不知家妹做了什么错事,竟让将军下此狠手!”

男人的声音冷冽而威仪,容长安知道他,紫烟的爱慕者,也是上一世她的死对头,更是大旌国最年轻的丞相——阎离!

她也盯着面前男人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为了不让她犯上作乱!”

第4章 这就是程太太求人的态度?

跟着霍景洺走进包厢,宋晓连手指都在颤抖。

四年前,她结婚,他出国,从此再无交集,宋晓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可没想到再次相见,却是这样的情景。

“怎么,不是要来处理事情么?站在这里做什么?”

霍景洺看她要坐下,淡漠开口道:“你在这里兼职,不会对包厢服务陌生吧?”

宋晓脸色涨得通红,又羞又恼,“霍先生,我去喊人……”

“慢着。”霍景洺手指轻点着茶几,压迫力十足地看着宋晓,“程太太,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

宋晓咬紧了唇,沉默片刻后还是站起身了,“霍先生想要点什么?”

霍景洺唇畔勾起一抹讽笑,“为了程家,程太太真是尽心。”

宋晓攥紧了衣袖,可指甲隔着布料还是硌得手心生疼,“霍先生到底点什么?”

霍景洺蓦地沉下脸,起身将宋晓抵在了墙上,“还是为了程家什么都愿意做?”

宋晓后背贴在了大理石上,冰凉刺骨,千疮百孔的心碎了一地。

为什么要让她在最狼狈的时候再次碰见霍景洺?

四年前她分明已经放弃了,为什么连平淡一生都是奢求?

霍景洺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略带着薄茧的手指落在她唇掰上,“四年了……”

宋晓猛地清醒,她重重推开霍景洺,“霍先生,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霍景洺眉头微微拧起,周身的气息都冷凝下来。

片刻后,霍景洺返身坐回了沙发,声音恢复了淡漠,“别忘了,现在我是你的债主,去点酒……”

没一会儿茶几上就摆满了酒,送酒进来的几个穿旗袍制服的女人看到包厢里的霍景洺,一个个挂着笑往上贴。

霍景洺扫了眼干站在旁边的宋晓,“倒酒。”

几个女人连忙要抢这活,霍景洺一个眼神就让所有人不敢再动了。

随后,霍景洺看向了宋晓,嘲讽一笑,“这就是程太太求人的态度?”

宋晓握紧了拳,一步步走到了霍景洺面前,她不是没有服务过包厢的酒水,形形色色的客人她都碰到过。

可眼前这个男人是霍景洺,她连呼吸都觉得压抑。

弯下腰,宋晓倒满一杯红酒,刚要起身却被霍景洺按住了。

霍景洺嗤笑道:“程太太,喝完这杯我们再谈其他事。”

旁边的女人半个身体几乎都快贴在霍景洺身上了,她娇笑道:“霍老板,她这么不识抬举,还是我们陪您喝!”

霍景洺不悦地拧起眉,凌厉的视线扫了过去,“滚出去。”

几个女人都吓得白了脸,一秒钟也不敢多待。

等到包厢空下来,霍景洺锐利的视线紧锁着宋晓,声音淡漠,透着讽刺和轻蔑,“程太太当初不是说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吗?”

宋晓心底一疼,她举起酒杯猛地灌了起来。

大号的高脚杯几乎是半瓶红酒,她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止住咳嗽,宋晓用手背抹去了嘴角的酒渍,“现在……可以谈了吗?”

霍景洺眼神更加阴鹜,他猛地握住宋晓的手腕将她扯向了沙发。

宋晓撞在了皮质沙发上,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还没爬起来就被霍景洺牢牢地压在了沙发上。

“不想知道昨天晚上你丈夫是怎么撞上来的么?”霍景洺唇畔带着讽笑,目光紧锁着宋晓。

宋晓一天没有吃饭了,猛地灌酒后头晕眼花得厉害。

宋晓推不开他,只是在晕乎乎地听到车祸后,她下意识地睁大了眼睛。

霍景洺看她在意,怒上心来,手指用力地扳过她的下巴。

“程太太也很好奇吧,你的丈夫那么晚在酒店门口都做了什么?是不是像我们现在这样……”

猜你喜欢

  1. 虐文
  2. 古风
  3. 言情
  4. 重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