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阴鞋

更新时间:2019-07-10 16:45:39

穿阴鞋 连载中

穿阴鞋

来源:黑岩网作者:二木分类:恐怖主角:张乞灵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村里的老人都有了习惯,怕有一天死亡提前来临,都会给自己准备一口棺材,顺便让自己的后代帮忙试棺材,老黄是一个无儿无女之人,于是找到张乞灵让他帮自己试棺材,如果张乞灵知道后来经历的那些事,甭说五十块钱,就算五万他也不会在帮忙。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灵异

精彩章节试读:

爷爷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疲惫的走进了卧室准备做道场的东西去了。

我呆愣地站在堂屋里,一股寒意笼罩全身,如坠冰窟。

昨晚我和刘木匠见到二傻子的时候,他还好好的蹬着三轮车呢,当时刘木匠还把我的衣服给二傻子穿了。

等等!

难道是那衣服?

念头刚起,我头皮顿时就麻了。

这时,爷爷穿着一身道袍,斜挎着一个黄色布包,走了过来,他看了我一眼,让我老实待在家里,哪也别去,等他回来,再说刘木匠和老黄的事。

我想到昨晚的事情,犹豫了一下,就问爷爷能不能跟着他一起去二傻子家里看看?

爷爷皱了皱眉,满是红血丝的眼睛多看了我一眼,点头答应了下来。

二傻子早年父母双亡,一个人疯疯癫癫的在村里靠着村民们的接济苟活着,甚至就连父母留下来的房子,也破败了,只剩片瓦遮头。

他家的院墙早就断壁残垣,唯独院门还在,院子里齐膝深的杂草丛生,村里人都围在院子里,议论纷纷。

等我和爷爷赶到的时候,老村长急忙带人迎了上来,愕然地看了我一眼:“灵伢子,你咋跟着你爷来咧?”

我说放假在家里,闲着无聊,二傻子是村里的一份子,现在人走了,跟着爷爷过来帮把手。

老村长皱了皱花白的眉头,看向爷爷:“老张头,你不怕吓到孩子嘎?”

爷爷平静地说道:“要是被吓到了,就不是老张家的人了。”

说完,他就和老村长掠过人群,径直走进了二傻子家里。

我有些疑惑老村长的话,尸体而已,我又不是没见过,还能被吓到了?

正要往里走呢,忽然我感觉到了一股被窥伺的感觉,仿佛过电似的,后背汗毛倒竖。

我猛地停了下来,朝身后看去,除了二傻子家空洞洞的门楼子外,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错觉?

我深吸了一口气,挤进了人群中,当我看到二傻子的尸体后,我猛地一哆嗦,脱口而出一句“槽!”

话刚出口,我就知道要遭。

果然,爷爷和老村长村民们全都瞪着我。

我忙挠挠头:“我不是故意的,吓得,吓得。”

这真不是我开玩笑,二傻子现在的样子确实太吓人了。

他脸色惨白的像是被人抽干了血一样,一条条青筋遍布整张脸,七窍流着血,俩眼珠子紧缩成了一团,干瘪圆瞪,偏偏嘴角还翘着,露着一抹看起来很诡异的笑容。

更让我毛骨悚然的是,二傻子身上还穿着我的衣服,身上看不出任何伤口,倒吊在了他家门梁上。你们应该见过晾腊肉吧?当时二傻子的样子,活脱脱就和一条腊肉没什么区别。

倒吊在门梁上,缓缓地左右摇摆着。

爷爷和老村长他们也没再理我,老村长招呼了几个汉子忙着把二傻子从门梁上放下来。

爷爷则往后退了两步,回头古怪地看了我一眼,眉头紧皱着,脸色阴沉的厉害。

被爷爷盯着,我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他一定是认出了二傻子身上穿的衣服是我的了。

当时天已经大亮,朝阳初升,携裹来了热意。

可我站在原地,浑身却冰凉的厉害,瞪圆了眼睛看着门梁上倒吊的二傻子,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他在直勾勾地盯着我。

那种目光对视的感觉,快速地抽离着我的力气,我甚至能听到心脏嘭嘭加速跳动的声音。

昨晚是刘木匠把我的衣服送给二傻子穿的,现在他就穿着我的衣服,倒吊在了自家门梁上。

恍惚间,我记得昨晚还问过刘木匠,他当时只回了一句伤天理。

当时我不懂,可现在看着二傻子的尸体,我脑海中不禁迸现出是我害死二傻子的念头。

念头一出现,就如同野草一样,在我脑壳里疯长着。

我感觉有些窒息,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像是梦魇似的,脑壳里不断浮现昨晚遇到二傻子时的场景,感觉晕晕乎乎的。

“灵伢子!”

忽然,耳边猛地响起爷爷的怒斥声。

同时我感觉到被人狠狠地拽了一把。

我猛地一激灵,清醒了过来,骇然地发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二傻子家里。二傻子已经被村里的几个汉子从门梁上放下来了,尸体就躺在地上,我正站在他尸体旁边。

面前的老村长和几个汉子全都愕然地瞪着我。

身旁,爷爷还紧拽着我的胳膊,眉头皱成个川字,怒视着我。

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惊愕地回头看了看之前我站的位置,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走过来的?

“灵伢子,你发什么癔症?”爷爷抓着我的胳膊,我明显地感觉到他狠狠地捏了我一把,疼的我皱了皱眉。

一旁的老村长急忙帮我开脱:“老张头,伢子肯定是被吓到咧。”

“哼!”

爷爷冷冷地瞪了我一眼,吓得我心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我知道,他一定是知道二傻子身上的衣服是我的了,老村长和村民们不知道,但绝对逃不过爷爷的眼睛。

随即,爷爷蹲到了二傻子尸体旁边,抬手抚过二傻子的眼睛,帮他把眼睛闭上:“二傻子,尘归尘,土归土,莫恋红尘,魂归地府。”

随着他右手抚过,二傻子的眼睛闭了起来。

然后,爷爷就和老村长他们商量着给二傻子办后事的事情。

我当时站在二傻子尸体旁边,总感觉身边像是挨着个大冰坨,寒气顺着脚尖直往我天灵盖上钻。

本能地,我看向了二傻子,可目光刚落到他带着诡异笑容的脸上时,他闭上的眼睛,却猛地睁开了,圆瞪瞪得,直勾勾地盯着我,嘴角勾勒的弧度,更大了。

我当时吓得嗷的一声大叫,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之前站在人群中,我只是感觉二傻子在盯着我,现在我确定,他就是在盯着我。

大叫声惊得爷爷和老村长他们同时错愕的朝我看来。

我喘着粗气,颤抖着右手指着地上的二傻子:“睁,睁眼了!”

闻言,爷爷他们同时看向地上的二傻子,老村长皱眉对我说道:“灵伢子,睁什么眼?二傻子的眼睛闭的好好的,真睁眼了,那二傻子就死不瞑目了。”

我当时一愣,再次看向二傻子的时候,顿时傻眼了。

他的眼睛,居然是闭上的,嘴角的弧度,也没有刚才我看到的那么大。

可我刚才明明看到他的眼睛睁开了啊!

紧跟着,老村长又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爷爷的肩膀:“老张头,伢子吓得不轻咧,快安排完道场,带伢子回家。”

爷爷点点头,再次冰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蹲在地上,从挎包里拿出了一张黄符蒙在了二傻子的眼睛上。这才起身,让老村长找人去镇里买木板,然后找刘木匠打口薄皮棺,剩下道场的事,他会安排。

当时我听到爷爷提到刘木匠,脑海中再次浮现昨晚的那一幕,就感觉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似的。

我又看了一眼二傻子,这一次,他的尸体却没有任何变化。

“跟我走。”

爷爷安排完事情,走到我面前,踹了我腿肚子一脚:“没出息的东西。”

他这一脚力气挺大的,差点把我踹跪在地上。

老村长和村民们急忙劝我爷爷,他们以为爷爷是气我胆子小,可我却知道,爷爷这话里有别的意思。

跟着爷爷走出了人群,我脑子里乱糟糟的,不停浮现着昨晚那一幕,还有二傻子尸体的样子。

迷迷糊糊,我总感觉自己像是忽略掉了什么事情。

当我跟着爷爷走出二傻子家的门楼子的时候,我脑子里猛地灵光一闪,豁然转身看向二傻子家的门梁。

登时,我感觉腿肚子有些发软,差点要跪在地上。

赊刀人牛百叶昨晚赊我黑匕首的时候,说过的,门梁吊尸,死人翻身,五毒遍地,尸家重地的时候,他就会来找我要黑匕首的钱。

二傻子的死,不就是门梁吊尸吗?

牛百叶昨晚,难道已经预测到了什么?

我呼吸急促着,脑壳里不停回响着牛百叶昨晚说的话,门梁吊尸已经出现了,那后边的三个,会不会也出现?

念头刚起,走在前边的爷爷头也不回地说:“龟儿子,晚上给二傻子守灵。

猜你喜欢

  1. 都市
  2. 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