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农门后娘:嫁个侯爷种田忙

更新时间:2019-08-08 17:25:41

农门后娘:嫁个侯爷种田忙 连载中

农门后娘:嫁个侯爷种田忙

来源:万读小说作者:红茶娘子分类:穿越主角:顾拓 夏盈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玉剑小说网给您带来农门后娘嫁个侯爷种田忙免费阅读,顾拓夏盈小说全本目录,这是一本穿越小说,情节不错,希望您会喜欢。展开

本书标签: 古风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晨曦之光穿透云层,顾西楼卧在藤椅中沏茶,杯角飘渺出淡淡雾气。

顾清河浅酌一口清茶,“西楼,事情进展如何。”

“王志勇屈服得有些轻易,他的背后究竟是不是李桧还不能过早下结论,我怀疑顾植之死没他说得那么简单。”

“背后不光有萧李两家?”

“嗯。”

“还会有谁?”

“目前线索的指向分散,陆家、唐家还有云家都牵扯其中。”

“线索断裂?”

微微颔首,“没错,是有人在背后做了手脚。”

将紫砂杯搁置,顾清河长叹一口气,“辛苦了,西楼。”

浅笑悠然,“这是我分内之事。”

父子二人相顾一笑,顾清河打从心底里十分喜爱自己的独生子,顾西楼从小天资过人,幼时便已心思缜密,懂得运筹帷幄,什么事情交给他办,顾清河从来都是一万个放心。

“顾明月可有记起那张名录?”

轻放茶盏,纤长睫羽半敛,“可能还需要些时日。”

“嗯,再给她一些时间,若记不起分毫。”顾清河负手望远,“便可弃之。”

“她就算记不得,也能为我们所用,弃之过于可惜。”

“这是何意?”

“父亲稍安勿躁,不久就能见分晓。”

紫檀桌上的茶水渐凉,细长的茶叶缓缓沉入杯底,顾清河独自站在窗前一阵寻思,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为何他总感觉西楼刚刚提及顾明月时的神情,与往常不同,可要说具体哪儿有异,他也不知如何形容。

顾宅外院。

“大公子,去学校?”

“嗯。”

散漫地靠于后座,顾西楼在车内扫一圈,“水呢?”

助理微微一愣,“什么水?”被对方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顿时清醒,“啊,那瓶顾小姐买的百岁山,方才被您二伯拿去喝了。”

车内一时有些安静。

“您是渴了?我现在回去给您拿一瓶。”

“不必了,走吧。”

“是。”

A大校园静谧宁静,原本晴好的天气渐渐阴沉。

“哐当。”一个紫色的保温瓶摔落于地。

“谁啊,走路不长眼睛的,没看见前面有人么!”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萧蓉一听这声音,快速回头。

顾明月正俯身拾起掉落于地的书册。

“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顾明月,你不在顾西楼身边小鸟依人,跑到这儿做什么苦力。”

眉眼低垂,“抱歉,刚刚是我跑得太急,不好意思,撞到了你。”

后花园的喷泉发出“滋滋”的声响,好似清风拂动树叶的稀碎声音。

瞧了眼顾明月手里的册子,“最新一期的校刊?给顾院长送过去的?”

顾明月抬眸看了她一眼,“嗯,麻烦借过一下。”

冷笑一声,萧蓉右手猝然一扬,书册与纸张纷纷落入水池中。

“萧蓉。”顾明月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想要将书册捞起,却被一把拽住。

“顾明月,你省省力气吧。”双眼闪过怨愤,“我问你,当初武越手里的那个揭发视频,是不是你拍的?”

“这事你得问武越不是吗?”面无表情地卷起衣袖,将池底的书册捞起,“我要是你,就不会浪费时间在这些事情上。”甩了甩上面的水,“怎么给自己洗白,不至于遭受太多的鄙夷才是当务之急。”

触电事件发生后,校内舆论沸沸扬扬,自然少不了众人的添油加醋,萧蓉的名声也因此一落千丈。

紧盯顾明月的神色,“我怎么就觉得这事和你脱不了干系呢?”

什么话也没说,顾明月越过她的身侧,向办公楼走去。

“顾明月,你给我站住!我话没说完。”一把扯过顾明月的外衫,冷哼一声,“倒说得头头是道,你那么有本事,怎么不给你那老爹正正名?”

“我有时真替你感到悲哀,自己亲生父亲怎么死的都不记得了,还一脸无知地四处转悠,我要是你啊,哪儿还好意思出来见人。”捂嘴呵呵一笑,“不过,你那毒贩老爹倒是死得理所应当。”

遽然转身,“萧蓉,你凭什么说我父亲,你有什么资格?你又有什么证据?”冷凌的眸子骤沉,“你不配。”

“呵呵,顾明月,你以为我是凭空捏造?”阴阳怪气地打开手机相册,“我看你是不见黄河不死心,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

那是一张手写的纸,“‘A三角’成员名单”几个大字格外醒目,上面有顾植,还有王志勇等已被判处死刑的几个团伙高层。

萧蓉一字一字地将上面的人名念了出来。

顾明月眸色稍暗,“你怎么会有这份名录?”

“自然是我父亲在案发现场发现的,这下你无话可说了吧,顾明月。”

顾明月细细查看,眉眼划过了然,“这是伪证。”

“由不得你不信。”萧蓉笑得阴毒,“顾明月,我现在很期待你记忆恢复的那一刻,那时肯定十分精彩。”

暗自将早已开启的录音关闭,顾明月向她撇去饱含深意的一眼,“我也期待着那一天。”

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走过,“萧蓉,你记不记得我曾和你说过,流言不可尽信。”眉眼弯弯似穹顶美月,“这次,我再加一句。”凑近她的耳畔,“饭可以乱吃,但这话不可以乱讲,事不可乱做,不然会出岔子的。”

“顾明月,你少在那儿卖关子,你根本没有筹码和我作对。”

“对,我势单力薄。”顾明月回眸一笑,“但就算是这样,我也能和你梦寐以求的云修侃侃闲谈,而你,却只能孤零零地看着他的背影,在一旁孤芳自赏。”

“顾明月,你!”萧蓉气急攻心,倏然举起水杯对着顾明月倒头浇下。

冷水顺着面颊浸湿衣裳,顾明月突然转身,反手将她推入水池,右手不着痕迹地对着那张名录按下了拍照键。

“顾明月,你疯了!”

萧蓉站在水池,跳着脚指着顾明月一通谩骂。

随意地拢了拢滴水的发丝,顾明月顽皮地娇笑着,“我只不过以牙还牙罢了,你怎么就这么容易动怒呢?脾气这么暴躁,是得不到云修欢心的。”说完不再理会对方,径直向办公楼走去。

进了院长办公室,她将湿透的书册扔进垃圾桶,从书包里拿出全新的放在办公桌。

“你刚刚是故意的?”顾西楼斜倚门前,懒散的模样似是刚刚睡醒。

顾明月微笑道,“看破不说破,才是真不错。”

递过一条方巾,“有打听到什么消息?”

自然接过,顾明月随意擦了擦湿发,“一份假名录。”

“涉案人员?”

“嗯。”

刚想再说些什么,手机铃声响起。

“嗯,好,我一会儿到。”

挂了电话,顾明月将方巾叠好,“我下午满课,晚上再细说,这个洗完给你?”听他助理说,顾西楼这厮有洁癖。

顾西楼颔首俯视,“明月有心了。”不知看到了什么,勾魂的狐狸眼轻眨,唇角扬起不经意的微笑,“明月的身材似乎还不错。”

低头看了眼,衬衫领口湿了一片,顾明月若无其事地将外套扣紧,“多谢顾大公子夸奖,我也这么认为。”

猜你喜欢

  1. 古风
  2. 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