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黑龙与宝藏

更新时间:2019-08-09 23:19:02

黑龙与宝藏 连载中

黑龙与宝藏

来源:黑岩网作者:拾逍遥分类:玄幻主角:岩风 牧歌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黑龙与宝藏岩风小说阅读哪里有?书屋阅读为您推送作者拾逍遥描写的精彩部分节选:岩风翻身起来,冲到牧歌身边,武居也快步走了过来,并用剑鞘在地面上杵了几下,果然发出的声响证明这块地面是空心的。牧歌环顾四....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精彩章节试读:

臭鼬酒馆里依旧是人声鼎沸,这里是坎斯特大街最热闹的酒馆,而坎斯特大街又是巨龙城最繁华的地方。

“班路,再给我来一瓶上好的红葚酒。”

这大声嚷嚷的家伙名叫岩风·迈特,今年刚满20岁,是南风山岗上的兽人奴隶与巨龙城的一名女仆的儿子。至于他的身世,笔者以后自会交待。

“岩风,你上次的三瓶红葚酒钱还是剑馆馆长的儿子给你付的,你兜里还有没有钱?没钱趁早滚蛋,老子这儿不招待没钱的家伙。”班路瞪着大眼睛,没好气的说。

岩风听闻,也没生气,只是大大的打了一个酒嗝,红葚酒的香味在经过了他那硕大而杂乱的胃部后,这反馈回来的味道足以熏倒一头牛。

旁边的酒客捏着鼻子,没好眼的瞟了岩风一下,虽然脸生怒容,却也拿这个身高2米,肌肉横生的大汉无可奈何。

岩风用满是老茧的手掌擦了擦嘴角,堆笑说道:“班路大哥,您这可就狗眼看人低了,这钱是王八蛋,没了再去赚嘛!”

他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光闪闪的金币,用力往吧台上一拍,底气十足的说道:“瞧,风爷我有的是钱。”

当岩风的大手移开吧台后,班路包括周边的酒客都盯着那枚金币“哇”了一声。原来这枚金币上雕刻着一只巨龙,虽然金币不大,但是这巨龙却是雕刻得栩栩如生,而且这巨龙头顶有三只犄角,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魁天大陆的最强巨龙——黑龙古瑞坦。

狗头人班路一把抓起那枚银币,然后把这银币拿到鼻子边,呼呼的用力闻了一下,声音颤抖却又兴奋的说道:“我......我闻到了古瑞坦的气息。”

周围的酒客又是一阵惊呼,而很多人都向岩风投去了诧异和羡慕的眼光。岩风此时当然是一副自鸣得意的表情,他把一双大手往吧台上一放,底气十足的说道:“我的酒呢?”

班路满脸堆笑,他那张沙皮狗的脸本就皱纹十足,这一笑,更是脸如老山沟壑一般,层峦叠嶂,好不难看。

“风爷您今天想喝多少就喝多少,臭鼬酒馆今天的酒就是为您而存在的。”班路一改刚才狗眼看人低的样子,瞬间成为了一只好似讨好主人的哈巴狗。

岩风·迈特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整个臭鼬酒馆里,他抓起吧台上的一瓶红葚酒,然后跃上一张铺着狂石桌面的圆形酒桌,举着酒瓶大声说道:“今天的酒,风爷我请了。”说完,岩风举着酒瓶大大的灌了自己几口,然后把酒洒在自己那如同狂狮般的金色头发上,发出兴奋的嘶吼。

“岩风万岁,红葚酒万岁。”

臭鼬酒馆里的酒客们都高举酒杯,大声呼喊,狂野畅饮。

鸣晨兽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难听,就像是拿着一块破铁在棱角分明的花岗岩上来回剐蹭的声音。如果不是鸣晨兽的繁殖能力极强,估计它早就成为灭绝动物了。

“啪!”臭鼬酒馆边的那只不知从哪里跑来的鸣晨兽,被一柄硕大的铁锤敲成了肉泥。铁锤的主人将那铁锤反手扛在肩上,对着地上的肉泥啐了一口,就向着坎斯特大街的东边走去。

清晨的阳光如同被磨成粉末的黄金,洒在坎斯特大街上,今天早晨没有雾气,天空一片湛蓝。从坎斯特大街往北望去,巨龙堡依旧威严庄重。九只黄金狮鹫从巨龙堡最高的塔尖飞过,那是巨龙城的禁卫军正在做今天的第一次巡查。

臭鼬酒馆里陆陆续续的走出酒客,这些酒客有的身披重甲巨盾,有的手握长弓铁矛,男人们都是身材魁梧,女人们虽然纤细婀娜,却不乏英姿飒爽。

其实这并不奇怪,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样子,因为臭鼬酒馆是探险家的聚集地,是怪物猎人的栖息地,也是罪恶克星的根据地。

在这臭鼬酒馆里,可以接到来自巨龙城的赏金任务,这些任务都是巨龙城的居民和贵族皇室发布的,任务的种类千奇百怪,从掏下水道到猎杀魔怪,应有尽有。

看来勇士们今天已经接到了自己心仪的任务,都各自奔向自己的目的地了。

不过酒馆里还有一个人,仍然躺在狂石酒桌上呼呼大睡,酒水洒满了他的全身,他的半张脸和头发都泡在红葚酒里,那桌面上的酒水,因为他粗重的呼噜声,时不时的颤抖跳跃。

班路和他的伙计们每天清晨都会打扫酒馆,不过今天的臭鼬酒馆格外的凌乱,因为昨天岩风·迈特请所有人喝酒,酒客们都异常的兴奋,酒水、果皮、没有啃完的兽骨、难堪的呕吐物,乱七八糟,洒满地上、桌上和椅子上。不过班路并没有埋怨和气馁,他和伙计们都绕过岩风,井然有序的打扫清理。臭鼬酒馆经营了两百多年,经久不衰,它如此成功的秘诀就在于尤塔家族踏实肯干,任劳任怨的精神。

当然,班路·尤塔成功的继承了他祖辈的优良传统。

就在班路打扫之际,酒馆的大门被人推开了,班路听见门铃声,头也没抬的说道:“还是躺在那呢。”

“恩!”一个男人沉稳的应了一声。

这个男人十分的高大,甚至比身高两米的岩风还要高大,不过却比岩风纤瘦许多,一头黑色的长发从前端被发箍井然有序的束缚着,显得帅气而利落。他棱角分明的脸上一直有种沉稳,这种沉稳是岁月的沉淀还是天生如此,没有人说得清楚。这人就是班路口中剑馆馆长的儿子——武居·一善和。

武居径直走向岩风,一把将岩风扛在肩膀在,然后向班路点了点头,就大步迈出了臭鼬酒馆。班路甚至记不清,岩风这是第几次被武居扛出大门的。

武居的步伐十分的沉稳,好像他的肩上并没有一个硕大沉重的岩风·迈特。坎斯特大街上的行人也没几个去打量武居,因为都习以为常了。

武居家的剑馆在坎斯特大街的最北边,靠近巨龙城的北门,北边的店铺是最便宜的,而武居家的剑馆在十五年前是坐落在巨龙城的东边的,东边的店铺最贵最大最豪华。

砰的一声,岩风被扔到了剑馆的木质地板上,不过皮坚肉厚的岩风并不在意,反而在地上打了个滚,伸了一个懒腰。

武居看着地上的岩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岩风眯着一只眼睛,偷偷看了一下武居的脸,确定武居的脸上依旧是平静的,就缓缓的坐了起来,然后神秘的说道:“小居,你还记不记得昨天我给你看的那枚硬币,我用那硬币换来了一酒馆的酒,请所有的勇士喝酒,这种感觉太爽了。你猜猜,我这硬币是从哪里来的?”

“没兴趣!”武居干瘪的回答了一句,然后从剑馆旁的木架上取下一张洁白的帕子,他不是要给岩风洗脸,而是要擦拭被岩风弄脏的剑馆地板。

“喂喂喂,我说你这木头,你不是成天想着重振剑馆吗?怎样才能重振剑馆啊?”岩风一边搓着拇指和食指,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钱啊,钱啊,是钱啊!”

武居一边擦拭地板,一边沉沉的说道:“恩,钱都被你喝了。”

“这......不是,我那才能喝多少?”

“滴水石穿,积土成山。”

“打住!”岩风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武居依旧在擦拭地板,被他擦拭的那一块地板,即将倒映出他英俊的脸。

岩风一把夺过武居手中的帕子,大声说道:“你真就不想赚钱?”

武居顿了顿,嘴角挤出一个字:“想。”

“那就放下你的什么臭屁架子,去他大爷的剑道宗师,跟我去臭鼬酒馆接任务赚钱去。”岩风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可能是太激动,所以忘了自己已经站了起来,因为这是他不下一千次劝说武居去臭鼬酒馆接任务了。

武居仍然像往常一样,摇了摇头,缓缓站起身子,走向木架,去拿木架上另一块仍是洁白无瑕的帕子。

“我......”岩风用力将手中的帕子砸向地板,发出噗的一声,然后用力挠着他本就凌乱的金色长发,略显疯癫。跺了几下脚,甩出一句:“我......我去洗澡了。”

巨龙城的东边是延绵上千公里的里克大森林,这片魔法森林里,到处都是奇珍异兽和奇花异草。当然,先古时代留下的许多古墓暗穴也隐藏其中。这片森林,就是勇士们的乐园,是他们寻宝生财之地。不过大家都知道,高收益必定伴随着高风险,而里克大森林的风险,就是随时随地会夺取你的性命。

“切!还说自己是巨龙城第一财主,找个古瑞坦金币才给一千索帕(魁天大陆通用货币)。”

岩风·迈特一边嘟噜着,一边走在里克森林的林荫小路上。

因为昨天他在臭鼬酒馆用一枚稀有的古瑞坦金币请所有的勇士喝酒,所以第二天这件事就传遍了半个巨龙城。并不是岩风的豪迈和慷慨传遍了半个巨龙城,而是因为那枚古瑞坦金币。

古瑞坦金币,是先古时期公羊帝国的皇家金币,这种金币不是用来流通使用的,而是一种祭祀用品。这种金币上之所以雕刻着黑龙古瑞坦,是因为公羊帝国的守护神兽就是古瑞坦。而这里说的守护神兽,绝非是民众心中的那种只供慰藉和祈祷的神兽,古瑞坦是真实存在的。

据史书记载,公羊帝国之所以强大到曾经连续200年都统治着魁天大陆,就是因为有黑龙古瑞坦的帮助。

书上记载,古瑞坦从翅膀上抖落的龙鳞能打造出世界上最尖锐的兵器和最坚固的铠甲,古瑞坦的唾液能让战士们变得强壮无比,好似天神下凡,而它的血液,更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如果古瑞坦亲自上战场,它的泯灭之火能瞬间摧毁十万敌军。

这里说回到岩风的那枚古瑞坦金币,其实他的这枚金币来历并没有什么离奇之处,因为这是他捡的。就在他上次寻找荒塚之瓮时,经过里克大森林的一片荒草地里捡到的,这只能说岩风的运气和眼力很不错了。

岩风口中的巨龙城第一财主,其实他也不知道是谁,巨龙城有一百万人口,什么种族的都有,而且在臭鼬酒馆接任务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打听发布任务者的身份。一般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只能看见一段发光的精灵文。

而岩风这次接任务的方式还很是不同,因为任务发布者是直接来到臭鼬酒馆,而且要求和岩风面谈。

那人来到臭鼬酒馆时,岩风还在剑馆里呼呼大睡,班路用音沙魔法通知了武居,武居再踹醒了岩风,岩风才能接到这个任务的。其实岩风平时也很少接任务,即使是接了任务,也很少顺利完成。原因就一点,懒。

“恩......我记得是在这片荒草地啊,恩......好像是,再转转看吧!”岩风一边嘀咕着,一边胡乱的扒开齐腰的荒草。当然,扒开后,除了看见更短的荒草和灰黑的泥土,就很难再看见古瑞坦金币的影子了。

其实岩风已经完全忘记了上次发现古瑞坦金币的荒草地在哪里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一名专业的冒险家。其他勇士在进入里克大森林时,会准备各种挖掘工具、绳索、食物、水、地图、魔法方位仪、武器等等,而岩风,从来都是空手进森林,空手出森林(偶尔会拿到任务物品)。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岩风,他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根本就没有学过探险技术,甚至没读过几天书。父亲是从来没见过的,只听母亲提起过,他是南风山岗上的一名被释放的兽人奴隶。而作为女仆的母亲为了忙于生计,长期在主人家干活,一年母子两也见不到几面,加上母亲本就是孤儿,所以岩风几乎全靠自己长大成人的。或许正因为岩风的体内流淌着兽人的血液,所以他能像野兽一样适应环境,无论多脏多臭,只要有口吃的,他就能活下去。当然在他的成长路程上,必须要提一提剑馆的一善和父子,可以说这两位才是岩风·迈特最亲的亲人。三年前一善和父亲去世,岩风跑到里克大森林哭了三天三夜,武居·一善和也在森林里找了岩风三天三夜。

“我的魁母特斯神(魁天传说众神之母)啊,一千索帕也不愿意给我吗?”

岩风躺在草地上,抱怨着,那些一米多高的野草都被他压得平整,正好形成一个人形凹槽,如果从航拍的角度看,那一定很是喜感。

岩风忽的坐了起来,心中盘算:找一个古瑞坦金币给一千索帕,我昨天请大家喝了一晚上的酒,那么这些酒,对了,还有各种食物和瓜果,都是我用一个古瑞坦金币换来的,那么这个古瑞坦金币肯定不止一千索帕,不行不行,我得回去问问班路,昨晚的酒钱价值多少索帕,一个金币一千索帕,肯定亏了,这门生意做不得。

岩风的脑袋忽然开窍了,想到这里他也没什么心情找古瑞坦金币了,得回去重新和财主商议一下价格,亏天亏地也不能亏了自己啊!

岩风翻身起来,快步就往巨龙城方向走去。不过这时已经是傍晚了,夕阳已经从荒草上掠过,马上就要消散在地平线上了。岩风是中午从巨龙城出发的,而且出来的时候还搭了2个小时的顺风车,那是一队前往里克森林深处的怪物猎人,他们的六脚巨蜥车,可是大陆上跑得最快的兽车之一。此时要是步行回巨龙城,估计得走到明天中午了。

想到这里,岩风斟酌了一下,放弃回城的念头,准备继续寻找古瑞坦金币,等找到金币,再回城坐地起价,也不是不可以。

他又胡乱的扒了几下身边的荒草,心中祈求魁母特斯神给予幸运,可惜魁母特斯神是掌管权力的神,幸运并不归她管辖。

此时天色更晚了,黑色的穹顶就像是蒸笼的盖子,慢慢的压了下来,只有在西边天空的边缘还有那么一抹淡光。

不过黑夜并不能影响到岩风,说确切一点,并不能影响到岩风的视野。兽族的夜行天赋在岩风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靠着这个天赋,岩风很快抓到了林子里的一只落单丛林兔。兔子虽然很可爱,也很可怜,但是岩风的利齿还是咬断了它的脖子,此时岩风的又一个天赋得到了体现,茹毛饮血。

填饱了肚子,岩风的懒病又犯了,于是在林子里找了一块落叶很厚的地儿,将那落叶往身上一埋,一股脑儿的就沉到厚厚的落叶下,呼呼大睡起来。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到这落叶下面,还藏着个两米长的大汉。

“站住......你跑不了了......”

一阵阵的厉声呼喊和急促的兽蹄声,惊醒了熟睡中的岩风。岩风并没有马上翻身从厚厚的树叶下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气,这股杀气他在三年前的剑馆也感受过,也就是这股杀气,夺走了他最敬爱的一善和父亲。

岩风紧紧的咬着牙,眼中噙满了泪水,愤怒、恐惧、挣扎的泪水。因为他知道,这如魔鬼般的仇人就在外面。

一个骑着高头大马,头戴黑色双头狮鹫头盔的男人,用轻蔑和不屑的声调说道:“男爵大人,这里克大森林就是您的葬身之地。”

猜你喜欢

  1.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