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我就是王

更新时间:2019-08-06 09:25:49

我就是王 连载中

我就是王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东风不破分类:都市主角:萧阳 叶云舒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萧阳叶云舒的小说《我就是王》是一部都市赘婿小说,有作者大神东风不破最新创作,生而为王,年少父母被杀,他消失数年,成为世界地下世界的超级王者回归都市,这次回来,看他如何改变天下大势,成为王者至尊。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异能赘婿

精彩章节试读:

“天佑我叶家,基业长青,子嗣不凡,子孙后辈皆是人中龙凤。”

叶家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一脸欣慰的看着叶家子嗣。

今日是叶家掌舵人刘凤至的六十大寿,自从叶家老爷子去世后,叶家老太太便掌控大权,大小事务,全都由她决定。

今天来贺寿的,也都是滨海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在这时,一道长喝响了起来。

“叶家叶谭明恭祝老太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献玉海一座!”

“乾元董事长王福山恭祝老太君长命百岁,送珠宝玉雕一对!”

“丰海集团总经理恭祝老太君福寿安康,送镶金匾额一扇!”

......

来往宾客,看着一件件价值不菲的礼物,也都心生羡慕,恐怕这次礼品加起来,总价值会过五百万了吧。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声音,却让在场宾客有些愣怔,甚至无语。

“叶家女婿萧阳,恭祝老太君千秋万代,送生锈铜壶一只!”

此话一出,来往的宾客都面面相觑,随即爆发出一阵鄙视的笑声。

“这个萧阳就是三年前入赘叶家的那个混小子吗?”

“就是他,也不知道叶老太爷怎么想的,叶云舒的父亲虽说平庸了一些,可叶云舒也算是叶家千金,却把她许配给了一个无名无姓之辈。”

“老太君三年来,从未让他踏入叶家半步,足以证明对其不满,今日是老太君大寿,却送一只破铜烂铁,真是贻笑大方啊。”

叶云舒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高挑的身材,远山黛眉,天生长了一张高级的脸蛋。

可此时,那张脸蛋上却布满了阴霾。

她拉着杵在一旁的萧阳来到了角落里。

“老......云舒,你怎么了?”萧阳不解的问道。

叶云舒气愤的说道:“还问我怎么了,我给你五万块买的礼物呢?”

萧阳无辜的指了指放在大红桌子上的铜壶,“喏,那就是啊。”

“五万块,你竟然买了一只破铜烂铁,今天可是奶奶的生日,你怎么可以这样?”

说完这话,叶云舒充满了委屈,三年了,这个废物无所事事,呆在家中当一个家庭煮夫,饭菜烧的倒是不错,可那又有什么用?

真正的男人,是要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成就无上的功名利禄的,这才叫男人。

可再反观萧阳,始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人又气又恨。

就拿今天这件事来说,五万块钱,虽然不多,但也够买一件体面一点的礼品了,可他却买了个破铜烂铁,丢人丢到了奶奶的寿宴上。

果然不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萧阳,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若不是顾及叶家的名声,她说不定早就跟这个窝囊废离婚了。

“云舒,别看这件铜壶看起来其貌不扬,可却是汉朝流传下来的一件铜器,价值起码五千万。”

“呦,五千万?不会是从古玩街淘来的吧。”就在这时,叶谭明一脸戏谑的笑意走了过来。

叶谭明是老太君最得宠的孙儿,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日后的叶家便是叶谭明掌权。

他本人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向来自视甚高,尤其看不起二伯家这一脉,因为二伯不得宠,早早出去自创家业去了,也只有每逢重大节日才允许到叶家一趟。

萧阳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如实说道:“的确是从古玩街买回来的。”

此话一出,惹得在座宾客哄然大笑。

“大家谁不知道,古玩一条街卖的八九成是假货,你买个假货也就罢了,起码挑一件像样的吧,你再看看我给奶奶准备的礼物!”

叶谭明来到他那一座半人多高的玉海面前,得意之色不言自明。

的确,跟他的礼物比起来,萧阳的礼物不值一提。

这时,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走了过来,一众亲戚宾客站起,态度恭敬。

“奶奶,萧阳不懂事,您不要怪他,等我回去,再给您准备一份像样的礼物。”

叶云舒几步上前,先给老太君赔了一个礼,虽说她跟萧阳有名无实,可终究是名义上的丈夫,在亲戚面前,还是要护一下的。

老太君看了看那柄铜壶,露出一股厌恶的神色,从鼻孔里淡淡的哼了一声。

“算了,你们家也没多少钱,还是留下来好好过日子吧,孙儿,寿宴要开始了,扶我过去。”

叶谭明答应了一声,连忙搀扶着老太君,还不忘记回头给叶云舒一个得意的眼神。

叶云舒恨恨的咬了一下嘴唇,本想通过这一次的寿宴,给老太君留一个好印象,看来全都泡汤了。

她刚要跟过去,只听老太君不咸不淡的的说道:“主桌坐满了,你们就不必上去了。”

叶云舒脚步一顿,一股耻辱之感萦绕心中。

堂堂叶家千金,却要跟堂下客坐在一起,感受到无数道好奇的眼神投来,叶云舒恨不得抬脚就走。

再看看台上主桌,聚光灯下,言笑宴宴,这种差别对待,可见老太君对于自己这一脉,是多么的不待见了。

父亲无用也就罢了,可终究是叶家人,但偏偏又有一个上门女婿更是废物,在老太君看来,叶云舒这一脉,彻底无可救药了。

“云舒,很羡慕吗?”萧阳笑眯眯的问道。

叶云舒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羡慕有用吗,那是主位,只有老太君才能坐,我又算的了什么?”

“爷爷死后,我们全家就搬了出来,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

“父亲生意失败,赔光了家产,本想借着这次机会讨好老太君,给父亲某个差事,可现在呢?”

“算了,跟你说又有什么用,你又不懂。”

叶云舒说着说着,委屈得掉下了眼泪。

萧阳一怔,我不懂?

男儿有志,鸿鹄摇天。

他一直以来都没想过参与叶家的事,不是不想,而是不屑。

萧阳,堂堂世界第一神秘组织龙王殿的的创始人,人称龙王,座下四大炽天使,十二大六翼天使,掌管着世界半数的权势跟财富。

可以说,萧阳一句话,别说叶家,就算是整座滨海各大家族,都会在谈笑间,灰飞烟灭!

他不懂?

他上门女婿做了三年,只想完成当年的夙愿。

可如今已把叶云舒当成自己的妻子。

只是每次叶云舒从叶家回来,都会面带欢笑,萧阳本以为在叶家,叶云舒应该有一定的地位才对。

但是今日一见,却并非如此。

想到这里,萧阳云淡风轻的说道:“云舒,如果你喜欢,我便让你坐上那个位置。”

第七章 他们会付出代价的!

由于是老式公寓,是没有电梯的,所以陈鸿天现在也是在楼梯口疯狂的跑动着。

很快,他便来到了家门口,门已经被撬开了,面前有两个人在守着,看到陈鸿天的一瞬间略微有一点吃惊,但很快就抄起手中的水果刀。

虽然不知道门前的兄弟怎么会将这个人放进来。

不出意外的话,眼前的这个人应该就是老大说的要带回去的男人了。

随即,将手中的水果刀举起,对着陈鸿天就是一刺。

在这狭隘的楼梯口可以说是不利于陈鸿天躲避的,同样的,也不适于眼前这个男人的袭击。

只见陈鸿天侧身避过了刺过来的刀锋,反手一抓,握住了他的手腕,手掌用力,将其手中的水果刀,缴了下来。

然后往后一站甩手一拉,使其失去了平衡,随即另外一只手直接一掌劈向了其脖颈。

此人被陈鸿天抓在手上,口吐白沫,陷入昏迷,后面的人见势不妙,也不顾同伴的安危,直接一刀扔向了陈鸿天。

陈鸿天也不慌不忙,直接举起了手中的男人,用他的背部挡住了这一刀。

一瞬间,血流满地。

而陈鸿天直接将手中的人,扔向楼梯,翻滚下去。

随即,微微一蹲,直接冲向了房间门。

“你们解决了没敌人来....噗!”门前的男子话都还没有说完,便被陈鸿天撞飞在房子里面的餐桌上。

陈鸿天立即跑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林梦缘,现在正在被两个男人控制着。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动手了!”看到周围气场如同猛兽一般的陈鸿天,这两个人深知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斗得过陈鸿天,立即抓住林梦缘警告道。

“放开她...”陈鸿天冷冷说道,语气里面充满着杀气。

“你先让我们出去!”这个男子拿出了一把刀,直接架在了林梦缘的脖子上面。

“......”陈鸿天看到此情此景随即也是让开了一条路,生怕这两个人不理智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只见林梦缘眼角湿润,一脸恐惧绝望的望着陈鸿天:“陈鸿天,救我....”

陈鸿天看到林梦缘眼角的泪水之后,心中颇为愤怒,脑袋的青筋爆出!也是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本来答应过她不杀人的。

既然你们逼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鸿天手中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两枚银针。

“不许动,等我们出去!”两人一个拿刀架着林梦缘的脖颈,一人盯着陈鸿天。

防止陈鸿天做出什么行动。

而他们还是大意了,就在他们转身时候的一个视野盲区。陈鸿天的手指微微一弹,两枚银针在空中呼啸而过,直接插入了两人太阳穴的位置。

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到脑袋迷迷糊糊,随即失去了意识,软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林梦缘也是感觉到自己脖颈上面的金属感逐渐消失,睁开了眼睛,吃惊的看到了刚刚绑架自己的两人倒在了地上。

反应过来的她直接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

而陈鸿天也是急忙跑上前来,扶住了林梦缘。

“没事吧,梦缘?”陈鸿天关怀的问道。

刚刚的那个情况真的算是千钧一发之际了。

只见林梦缘呆呆的看着陈鸿天,随即眼眶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紧紧地抱住了陈鸿天,刚刚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真的让她感到恍如隔世。

“我以为我活不下去了,我好怕啊,鸿天。”林梦缘红着眼眶哭道。

“没事了,没事了,我在这里。”陈鸿天紧紧的抱住了林梦缘,眼神里面透露着一丝凶光,到底是谁胆敢针对自己或者说是针对林梦缘!

以前的对手?

不!他们不可能有这种胆量!

到底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黄山也是打来的了电话。

“陈大,我已经到位了,你楼下的那几个人我们已经处理好了,警察差不多也要到了,您有什么指示?”黄山说道。

“暗中留下一个人,其他都给警察带走,让他把知道的全部都给我招出来!”陈鸿天冷声说道。

敢动我的女人,我看是谁不要命了!

很快,警察便来到了公寓门楼下,带走了闯入公寓的这些人,并且将林梦缘和陈鸿天等人带回警察局里面做口供!

这一来一回,已经到了早上,由于林梦缘收到了惊吓,又一夜没有睡,也是神经衰弱,结束之后,她便被警察方面送到了医院里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而陈鸿天是出于自保才会出手攻击。

并没有违反法律,也便被放出来了。

而这些人交给警察处理就好了,毕竟他们才是专业的。

陈鸿天也是搭乘着出租车来到医院的病房里面,看到陷入睡颜,打着吊瓶的林梦缘,不禁眉头紧皱,思索着针对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就在此时,黄山的电话打来。

“陈大,经过我们的逼问,这货已经吐出来,幕后黑手同样是夏城的黑手党老大——李峰!”黄山沉声道,这个李峰可以说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的对手,为人心狠手辣,以前没少找他麻烦。

算是他想要统领夏城黑道的心腹大患。

“为什么找我?”陈鸿天不解道,按道理自己应该与此人并无交集。

“老大,你几天前是不是在医院遇见一个女人并且打跑了那些追债的人啊,好像这些人就是当时你打跑的,他们记住你了,想要报复,就来到你家了。”黄山苦笑道,他也没有想到自家老大去个医院也能够惹到这些人。

这个时候,陈鸿天也是终于想起当时看到的猴子到底是谁了,这不就是当时那个被自己踹飞的人嘛,怪不得那么熟悉。

听完这些,陈鸿天面无表情,隐隐散发的杀气在他的周围环绕着。

李峰是吧,可以,你完了!

动我可以,敢动我的女人?我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他也是夏城的黑手党?”陈鸿天淡淡问道。

“是的,怎么了?陈大?”黄山问道。

“没事,从此之后,你在夏城的竞争对手将会再少一个!”陈鸿天冷笑道。

“难不成?!”

听到这句话的黄山整个人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极为的亢奋,难道陈大要出手了嘛?!

这些年和黄山和陈鸿天接触了那么久,别的不说,呆的越久,越觉得陈鸿天深不可测,他绝对不是简单的人。

就凭借这些年陈鸿天保着自己拉拢夏城的人脉而不受打压,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如果能够借陈鸿天之手除掉李峰这个心头大患,何乐而不为!

“准备好人手,打探好李峰的位置,今晚出发!后果你不用管!动手就可以了!你只要记住一件事,我要活的!”陈鸿天冷声说道,如同阎王下了一道催命符。

“是!”黄山挂断了电话,极为的兴奋。

“你们,把我们散布在周围的弟兄全部都给我叫回来!今晚要干个大的!”黄山大声喊道。

而陈鸿天也是摸了摸梦缘的脸颊,眼神之中充满着柔和,轻声细语的说道:“我会让那些人知道代价的。”

随即打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沟通了几句,便挂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
  2. 异能
  3. 赘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