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帝女归来:夫君又来抢亲了

更新时间:2019-08-08 11:55:37

帝女归来:夫君又来抢亲了 连载中

帝女归来:夫君又来抢亲了

来源:松鼠阅读作者:凤余年分类:言情主角:原骁彻 凤夜漓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带来的是《帝女归来:夫君又来抢亲了》小说阅读,小说主角原骁彻凤夜漓,讲述的是:被爱人、弟弟背叛并杀害的凤夜漓重生到了慕府一个孤苦无依的小丫头身上代替慕家大小姐嫁给了人人惧怕的战神侯爷原骁彻原本只是利用关系,却不想对方将她宠上了天侍卫:“侯爷,夫人打了慕府的小姐夫人。”展开

本书标签: 古风言情重生

精彩章节试读:

宫内,长公主的丧仪才刚举办完,宫外的慕家却已闹了个人仰马翻。

“老爷,事已至此,欢儿已有两个月的身孕,您难不成还想把她嫁与那杀人不眨眼的罗刹鬼吗?”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这桩婚事乃是皇上赐婚,岂是你我说不嫁就不嫁的!”

“你、你若是当真要把欢儿送进火坑,那我也不活了!”

女人闹起来向来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演全不罢休,慕文山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一边是自己宠了十几年的女儿,一边是放眼整个陵阳城也没谁敢惹的罗刹侯爷,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啊。

就算慕清欢如今愿意嫁了,他也不敢送到侯府的呀,一旦被原骁彻知道她肚子里还有两个月大的孩子,那他这一家子都得人头落地!

见慕文山也眉头紧锁,慕夫人眼珠子转了转,想起昨日女儿对自己说的话,逐渐收起了哭声,走到慕文山身边轻声说道。

“其实妾身还有一个法子。如今公主没了,欢儿又有了身孕,容晏肯定是要娶她的。那罗刹鬼也不曾见过欢儿,咱们找个人扮作欢儿,等洞房花烛夜过了,生米煮成熟饭,也由不得他不认了。”

慕文山先是惊讶而后又细细思虑了一番,而后端着架子说道。

“你且先回房吧,为夫已有了万全之法。”

知道这事成了,慕夫人脸上也带了得意的笑,扭着腰回了房间。

凤夜漓再睁开眼时周围正锣鼓喧嚣,好不热闹,她掀开头上的布帘方才意识到自己是在一顶花轿中。

凤冠霞帔,一如五年前她出嫁之时……

忍下心头涌上的复杂情绪,凤夜漓靠着大脑里残存的记忆终于知道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或许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竟让她附身到了这具身体上。

说来也巧,这身体名唤慕昭漓,父母双亡,是慕家八竿子打不着的一处远亲,一月前投靠到慕家。她生性懦弱不爱说话,在慕家就如同个扫地丫鬟般不起眼。

昨日慕家的大夫人突然来找她,和她说了许多体己话,还带了一盅银耳燕窝羹给她,她喝下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而轿外的议论纷纷也让凤夜漓知道慕家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用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狸猫换太子代替慕清欢成亲?呵,还真是好法子。

慕清欢长年养在深闺,就算是外出也是带着面纱,见过她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只要慕家一口咬定轿中人就是慕清欢,原骁彻也只能认了。

可是如今这花轿中的人再不是那个柔善好欺的慕昭漓,单就慕清欢和她的恩怨,这渔翁得利的计划她就不会让他们得逞。

只是话说回来她若是想要复仇,单凭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孤女身份断不可能,最好的法子便是将错就错借助原骁彻的地位来一步步达到她的目的。

况且这时候戳穿慕家的计划,别说慕家不会放过她,就是原骁彻也未必肯轻易咽下这口气。

还不待她想好对策,花轿已到了侯府门口。

“姑娘,到了,请下轿吧。”

轿外的喜婆隔着轿帘柔声说道。

按规矩本该是新郎踢轿门,亲自迎新娘子进门,怎么到了她这里,竟要一个女孩子主动送上门?

她到底做了二十年的长公主,如何肯这般被折辱,自然是不肯下轿的。

“姑娘?”喜婆又叫了一声。

她做了几十年喜婆子,这新郎不迎亲,新娘不下娇可都是头一遭。据说这可是当今皇上赐婚,若是出了什么差池,她这脑袋瓜子保不保得住可不一样,想到这,喜婆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侯爷今儿个若是不出来,那咱们就在这慢慢等,哪天侯爷肯出来了,咱们再进去。”

“姑娘,这……”

“原话传进去即可。”

两边都是得罪不起的人,喜婆只能颤着腿把话递了进去。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府门里才走出一个身穿红色喜袍的俊朗男子。深邃的五官虽俊美,却平白露出一股邪妄的气息。

方才还嘈杂的人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有胆小的,更是立马就撒腿跑开了。

原来这男子竟生着一双异色的瞳孔,只消看上一眼,便如同被猎豹咬住脖颈的猎物,恐惧感和无力感从心底蔓延开。

原骁彻并未给这些无关的人一丝目光,他径直走向大红的喜轿,却并未如喜婆所愿伸脚踢轿门,而是带着明显的嘲讽沉声道。

“你若以为一个慕家本侯便怕了,那还当真是高估了你慕家的地位。”

凤夜漓自然和他一样没把慕家放在眼中,反倒觉得原骁彻对慕家的态度正合她心意。所以她略微放下了些姿态,给了彼此一个台阶。

隔着轿帘道。

“侯爷说笑了,慕家不过是一介文臣,自然是无法与侯爷争辉。只是这门婚事乃是陛下亲点,侯爷便是再不愿,也该做足表面功夫,莫要今后落人口实。”

原骁彻这人虽然一贯的放诞不羁,在朝堂上不给皇帝面子的事也不少有,但是毕竟他如今还只是一个臣子,有些事做的太难看免不了被有些小人背后使绊子。

他虽不惧这些人,但也确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只是一个女人,娶进门与他而言也不过是府里多了一间住人的屋子,着实没多大影响。况且这女人似乎也还算聪明。

“方才有军报来,有些耽搁了。喜婆,还不去迎新娘子下轿?”

那喜婆如蒙大赦,赶紧弓着腰走到轿帘旁,恭敬的喊了句:“请新郎踢轿门。”

轿帘动了一下,紧接着喜婆拉开红色的轿帘,一只不算白嫩的手伸了进来。

凤夜漓微微一愣,然后便反应过来将自己的手搭了上去。

这是一双略显粗糙掌心满是老茧的手,滚烫的让人不禁猜测手的主人在沙场上披荆斩棘时是如何的威风飒爽。

凤夜漓微微抬起头透过红盖头的空隙想看一看身侧的人,她才只瞧到刀刻般的下颌便听到一声压低了嗓音的打趣。

“这么快便等不及了?今晚洞房花烛夜娘子可以慢慢看。”

凤夜漓被吓得立马低下头去,脸上一红随即意识到自己是被戏弄了。

还洞房花烛夜,原骁彻怕是连看都懒得看她这个新娘子一样。只是他若真的不入洞房,成亲后就将她晾在一旁,她的计划不是就无望了?不行!

“外界都传夫君你不能人道,若是真的如此,夫君就莫要勉强了,妾身定然不会嫌弃你的。”

猜你喜欢

  1. 古风
  2. 言情
  3. 重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