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宿主总是遇到他老攻

更新时间:2019-08-09 16:06:05

宿主总是遇到他老攻 完结

宿主总是遇到他老攻

来源:陌上香坊作者:青山道长分类:耽美主角:莫安隅 谭咏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该小说主要讲述了莫安隅是个穿越者,在系统的要求下出演各个反派,直到某次任务剧情出现偏差,因此被老板惩罚,从此脱离了反派部门加入到好任务部门,本以为是个好去处,却没想到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为了任务而伟大献身……展开

本书标签: 言情BL

精彩章节试读:

黛色的山脉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只留有点点暗影,越发显得超凡脱俗,如同灵山一般。

山脉之上,断崖处,透过浓厚的白雾,依稀可以看见上面不过三尺的地方上竟立有四、五人之多。

一眼望去,其中的一人和对面的几人静静的对持着。

似乎是为了应景,本该呼啸的断崖,此时竟无半点风声,就好像凝结了一样。

其中被众人警惕着的男子,一身红衣,残破的衣摆无风自动。

视线上移,那是叫所有人目光都忍不住为他而停留的一个人……

淡淡的眉毛斜入鬓角,狭长的眼睛,眼波流转之间自有一股邪肆,尤其是眼角下的一颗红色的泪痣,更衬得男子邪魅无双,肆意而风流。

薄唇含笑勾起,端的是多情,但此时男子微微眯起的凤眸里面却没有分毫的笑意。

“莫安隅!你身为清风教的大弟子,却杀天机阁传人,私通魔教屠清风门上下数千人之多!甚至巴拉巴拉……”

对面的蓝衣男子,持剑而立,剑眉星眸,一身的浩然正气。

此时正一点点的义愤填膺的罗列出莫安隅的罪行。

旁边众人也都一一应和,个个都怒视着莫安隅,恨不得将他身上烧出两个窟窿。

当事人莫安隅听着自己的罪行,嘴角依旧噙着淡淡的笑容,一派淡然。

然并卵,莫安隅面上的表现和他这会的内心是截然相反的两种表现。

“光蛋,又到了这个时候,咋办,窝有点方。”

“怕啥,都死过那么多次的人了,还怕这一次?啧啧,你这么怂,你统哥我都不敢跟别人说你是我的宿主。”

“……”

莫安隅此时的内心是操蛋的:你嫌弃老子怂?老子特么的还没有说你总是不经过我的同意给老子接私活呢!

虽然内心是‘黄河在咆哮’的交响曲,但是因为有求于系统,所以这些话他是万万不敢讲给系统听的。

“嘿嘿,亲爱的光蛋蛋,咱两打给商量呗!这个……”献媚脸。

“免谈,”系统冷漠脸。

“雾草!老子还没有说呢!”我们俩之间还没有那么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吧!

“不就是全方面多层次宽领域的无痛人流,啊呸!痛觉屏蔽嘛。”

“……”无痛人流!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系统,沉思……

“好了!别废话了!该你说话了,主角的词就快说完了,赶紧的,准备了。”

不造为什么,他好像听出了光蛋的羞涩。

“痛觉屏蔽。”

“免谈。”

“反对!”

“反对无效。”

#论为嘛他的系统这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思绪回笼,莫安隅见主角形状姣好的薄唇一张一合的,还在那里说自己按照剧情做的各种坏事,听的他自己都各种汗颜。

“光蛋,说真的,这个主角真不是一般的啰嗦,直接给我来这么一下不就好了,还在这里碎碎念念。”

“……”

见过送死的,没见过这么急着送死的。

“好了!快到我了。”

听着莫安隅略鸡冻的声音,系统:你是被我反对痛觉屏蔽给折磨成了抖m了吗?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宿主。

“好了,莫安隅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没有的话,就跟我去焚山面壁思过。”

莫安隅皱了皱邪肆的眉毛。

刚刚发生什么了?这剧本对不上啊!

其他的众人原本愤怒的表情都被这一句最后的接近于宣判的结束语给震惊到了。

“光蛋,这个,这个主角不是忠义类型的吗,这怎么是圣母型的!”而且就算是圣母型的,按照剧本走也该叫他领便当了啊!

“冷静点,不要怂。”系统的机械音没有一点起伏,

“……”你要是能把我脑子里的杂乱的电磁音收收,我或许会更相信一点,dear。

“那这会我应该干什么,自己念自己的?”独角戏一点也不好玩的说。

“尽量搬回原剧情吧,我已经把情况报告上去了。”

“诶,等等,总部那里来了消息,叫你自己登出,自行解决。”

“哦。”自行解决永远是一个叫人烦恼的解决方案。

“跟我走罢。”蓝衣男子也就是男主对着莫安隅,目光里透着温和的说道。

“……”光蛋,我怕怕。

作为一个爱党敬业的根正苗红的三好青年,莫安隅表示一定要保持着人设,死不悔改,怨天怨地。

“哼!何须你假善至此!我莫安隅是不会认命的!”说罢,眼中闪过决然,转身便跳下了断崖,事情发生的突然,众人都有些始料不及。

男主反应最快,不过也济济摸到飘过的衣摆,趴在悬崖处,他的目光阴沉的可怕,眼底有着暗潮涌动,如同地狱里的修罗般可怕,一点不像之前那个一身浩然正气的忠义之士。

桃色的薄唇轻启,张合间,吐出的话语轻柔却又叫人不寒而栗,“你跑不掉的,莫安隅,我会找到你的,九霄黄泉,五行六界,果然还是要……”

狂风依旧,他的话还在山崖上回旋。

不在停留,转身,残阳似血,断山崖上,血照残阳。

感受着坠崖时耳边呼啸的狂风几乎要把他撕碎,莫安隅面无表情的扒扯开糊在自己脸上的秀发。

“故事情节自己崩了,我要求痛觉屏蔽。”

“……”我说你刚刚怎么跳得那么决然呢,原来是在指望这个。

“这次我是因公殉职,”莫安隅以他对自家系统的了解,自然知道他的想法,一句话就给它堵牢了。

“已经将你的神经组织给麻痹了。”

“那那我现在就可以放心的凹造型了。”

“……”要死的时候都不安分。

莫安隅平躺在一张简易的白色的床上,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脸呆滞,就差嘴边的两滴口水就要成为地主家的傻儿子了。

这也不怪他,刚刚才给他家不负责任的系统给强制的剥离了,导致他现在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

而且每次任务之后系统就要去提交,接受奖励或者惩罚,当然主要是宿主接受惩罚,系统就是起通知的作用。

缓了一会,莫安隅就坐了起来,但感觉眼前还是有些黑压压的,嘴里略有些无力的抱怨:“臭光蛋,死光蛋,你个混东西,不就用了你一点积分嘛,就这么对我,亏我们还是一体的。”

突然,休息仓的门被打开,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莫安隅揉着脑袋,反射弧有些长的抬头看向来人。

黑头发,黑皮肤,黑衣裤,黑墨镜……总之莫安隅对眼前人的惟一一个印象就是——黑!

脑子还有些昏沉,莫安隅看着,下意识的问出口,“呦!黑衣人啊!这个早就不流行了啦。”

“……”现场顿时一片沉默,

嘿!小子很有胆嘛!连老板身边的人都敢调侃了,不造这是老板的品味嘛。

话一出口,莫安隅就知道自己犯了蠢,想着要赶紧补救一下,不过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话,只好在哪里傻笑。

“莫安隅是吗,老板找你过去一趟。”黑衣人笑道,露出一口可以去做代言的白牙。

莫安隅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初出生的那个世界里的一个世界闻名的品牌牙膏——黑人牙膏。

越看越觉得那上面的黑人头像就是以眼前这个人为原型。

随后才反应过来黑衣人所说的话的内容,点头,“哦哦!好。”

猜你喜欢

  1. 言情
  2. BL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