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且以深情共余生

更新时间:2019-08-12 11:13:46

且以深情共余生 连载中

且以深情共余生

来源:万读作者:阿锦分类:言情主角:苏暖 路林东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且以深情共余生》写得是苏暖路林东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是作者阿锦创作的古风虐恋小说,作者写作手法娴熟,善用伏笔,在这里提供楚若凌浩辰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成亲三年,苏茶才看清楚枕边人的真面目。父母身亡,侍女惨死 ,她在绝望中跳下悬崖。展开

本书标签: 虐文古风言情重生

精彩章节试读:

夜深了,寂静的室内传来烛花爆裂声。

噼啪……

一手托着腮,拄在桌子上睡觉的小荷猛然惊醒过来,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驸马爷来了吗?”

苏茶回过神,无奈地站起身:“他没来,把桌面收了吧。”

天色刚擦黑,她和小荷就做好一桌子的菜等着了,等到月亮升到中天了,那个人还没有来。

小荷揉了揉眼睛,彻底清醒了,阻拦道:“夫人,不行啊,驸马爷还没有来。 ”

苏茶茶皱眉:“你叫我什么?”

“夫人……”小荷吐了吐舌头。

“你该叫我姨娘。”苏茶认真地纠正道:“幸好这里没有外人,要是让不该听到人听到了,你会挨板子的。”

“你本来就是夫人,要不是公主横刀夺爱……”小茶忿忿不平地说,在苏茶不赞同的目光下,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完全消失不见了。

苏茶无奈地说:“这样的话,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你说说就算了。到了外面,千万不要再说了,传到夫人耳朵里,我们两个都会倒霉的。”

“知道了,姨娘。”小荷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端起两个盘子就走。

苏茶怔怔地看着微微摇晃的烛光出神。

半年前,她的夫君沈萧北高中状元。这本是一桩喜事,然而沈萧北入宫面圣时,被平阳公主一眼相中了。沈萧北坦言已有贤妻,但平安公主执意要招他为驸马。胳膊拧不过大腿,她这个状元夫人的宝座还没有坐热乎,眨眼就成了苏姨娘。沈萧北也由状元爷变成了炙手可热的驸马爷,朝中官员争相巴结的对象。

到了后半夜,苏茶睡得正香,腰肢上突如其来地摸上来一只冷冰冰的大手,她吓得一激灵,哑着嗓子喊了声:“谁?”

沈萧北的声音从耳侧传来,带着说不出的缠绵:“茶茶,是我。”

苏茶和沈萧北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沈萧北一直亲昵地叫她:茶茶。

这个称呼,沈萧北一叫就是二十多年,苏茶都习惯了。

苏茶放松了身体,软软地倚着身后的人,嗔怪道:“你怎么现在才来?”

害她等了很长时间,连饭都没吃就睡了。

沈萧北的身体几不可察地僵了下,苏茶沉浸在喜悦里,没有察觉出来。

“对不起,我去书房看了会儿书,一时忘记了时辰。”

“以后不许这么晚了,眼睛看坏了可怎么办?你再这样,我就不给你留门。”

“茶茶……”沈萧北的手探进苏茶衣服里,仿佛急切地想要证明什么,沙哑地说:“给我生个孩子,你们一起陪着我,好不好?”

“嗯。”黑暗中,苏茶红了脸,羞涩又大胆地回应着。

她也想给沈萧北生孩子,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成亲好几年了,她的肚子就是没有动静,真是急死她了。

这一晚上,沈萧北特别热情,一直折腾到天光大亮,苏茶受不了求饶,他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

苏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沈萧北早走了,那半边被子都凉透了。

没有看到小荷,苏茶拥着被子坐起来,叫道:“小荷!”

一连喊了几声,小荷才出现,默默地把衣服拿过来。

看到小荷的眼睛红红的,苏茶忍不住问:“谁欺负你了吗?”

小荷咧开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没,风吹的。”

这样牵强的理由,苏茶心再大也不会相信,正欲再问,就听见外面隐隐地传来难听的叫骂声。

“我呸!下不出蛋的母鸡,死赖在府里白吃白喝,脸皮厚得跟老树皮似的,我要是她,早就没脸见人了,到外面找棵歪脖树吊死了干净!”

“里面的小母鸡给我听着,生不出来,你趁早让位置,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趁早滚出驸马府!”

骂得很难听,简直不堪入耳。

小荷跺了跺脚:“老夫人太过份了,我出去跟她理论!”

说着,小荷就要往外冲。

苏茶拦住她:“你别去,她骂够了就走了。”

小茶气得直掉眼泪:“任由她这么骂着,你心里难道就不难过吗?”

“我不难过。”

苏茶沉默着低下头去,不想让小荷看到她眼睛里泛着的泪花。

说不难过,那是假的。她只是不想让小荷出去跟老夫人争执,把公主引过来,到时候只怕还是小荷吃亏,连带她也落不了好。

老夫人中气十足,足足骂了半个时辰才走。

苏茶心口窝堵得慌,只吃了半碗稀饭就吃不下了,让小荷把饭撤走。

“你吃得太少了,多少再吃几口。”小荷知道她心里难受,正在劝。

就在这时,一个婆子领着几个丫头走进来,不冷不热地说:“苏姨娘,公主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小荷问:“请问公主找我们姨娘有什么事?”

婆子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小荷脸上:“我跟苏姨娘说话,有你这个黄毛丫头什么事?”

小荷差点被这一巴掌拍到地上去,苏茶连忙扶住她,忍不住道:“有话好好说,你为什么要打人?”

婆子抬着下巴,趾高气扬地说:“就凭我是公主的人,就凭她不懂规矩,我就有权利教训她。”

小荷捂着半边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明知道婆子是仗势欺人,苏茶却只能忍着。

她只是一个小县丞的女儿,而对方却是公主的人。

宰相门前七品官,她爹的官比七品还要小一级,而公主的爹是天子,整个天下都是天子的。

这就是云泥之别。

平安公主坐在软榻上,两个侍女跪在地上给她捶腿。

苏茶跪在地上:“给夫人请安。”

“姨娘快快请起。”周怀玉亲自伸手把苏茶扶起来,和气地说:“大家都是姐妹,你别总是这么客气嘛,跪来跪去的太见外了。”

苏茶不知所措地看着她:“夫人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周怀玉笑而不语,只是用手摸了下肚子。

一边的迎春迫不及待地说:“我家夫人怀孕了。”

苏茶心里发酸,强颜欢笑:“那恭喜夫人了。”

她终于明白,老夫人今天为什么会骂得那么难听了。

公主才嫁进来半年而已,就怀上了沈萧北的孩子,而她和沈萧北都成亲三年了,肚皮还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别说老夫人了,连她都生自己的气,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猜你喜欢

  1. 虐文
  2. 古风
  3. 言情
  4. 重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