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思慕亦长情

更新时间:2019-08-12 15:34:45

思慕亦长情 连载中

思慕亦长情

来源:掌中云作者:寻心分类:总裁主角:秦寻 沈沉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玉剑为您带来的是《思慕亦长情》小说完整版阅读,小说内容丰富,文中的细节描写十分到位,男女主的故事情节设定符合大众口味,深受读者喜爱,是一本值得推荐的好书。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秦寻察觉到了沈沉的焦急,却更加不想轻易放她走了。

两个多月前,当他站在机场大厅看到她的一瞬,他就明白,自己还是忘不掉她。他极其讨厌这种感觉,他恨自己居然还在意这个狠心而无耻的女人。

这个女人为了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现在倒要看看,她拿了钱有没有命花。

所以,在沈沉没头没脑地找工作的时候,他命令人力部将她招了进来。想着把她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用尽办法折磨她。只是过去了两个月了,一直没抽出空来,直到今天恰巧在电梯里看到她。

窗外已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在夜色中点缀着。再往外看去,是江城市的地标建筑,一栋船帆状的大楼,也在昏暗中闪着斑斓的色彩。

见沈沉时不时地扭头看一眼窗外的地标大楼,秦寻心中闪过一丝不悦。

他起身,一只手端起桌上的蛋糕,随手一放,又扔到了垃圾桶里。不可避免地,蛋糕又都溅到了地板上。

“没有价值的东西,只能扔掉。”秦寻冷冷地望着沈沉,从西装口袋里扯出手帕,仔细擦了擦手,同样扔到了垃圾桶里。

“处理干净再走。”秦寻丢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了。

沈沉站在原地,却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至少能走了。

其实就算秦寻不说,沈沉也绝对会把“证据”都给消灭掉。垃圾桶里两个蛋糕,这要是明天被别人看见了,还指不定要传出什么话来呢。

秦寻去到一楼,大堂里只剩下了两个保安,见他走过来,立刻敬了个礼。

秦寻冷声吩咐道:“把电梯关了。”

两个保安满脸不解,万峰大厦的电梯不是从来都不关的吗,甚至一楼大堂也只是到了凌晨三点左右才会关灯。因为公司里这么多员工,难免会有一些加班的人。

虽然不解,但两个保安还是照做了,反正总裁的话肯定是对的。

秦寻随后又问道:“监控室在什么地方?”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沈沉终于将两个房间都打扫干净了,站起来直了直腰,拿起手机说道:“小妹,对不起呀,今天,我加班呢。现在已经结束了,我一会就去医院看你。”

沈沉手上拎着两包垃圾,走到电梯前,才发现电梯居然被关上了。

今天也太倒霉了,怎么什么事都让自己给撞上了?沈沉企图打电话给保安部,却发现打过去的电话根本没人接。只能恨恨地朝电梯门踢了一脚,还是走向了楼梯间。

沈沉越往下走越生气,这个秦寻也太欺负人了。

她从前就知道,秦寻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脾气是天生的,可是以前秦寻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却从不对她乱发脾气。

只是三年不见,一切都不一样了。

沈沉生气之余却也在叹气,他是恨自己的吧。沈沉不想同他这样尴尬地相处,可是又实在下不了狠心辞职。

她眼前一会浮现出躺在病床上的小妹,一会又是刚开始找工作时的心酸,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没钱确实是寸步难行。她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但绝不能让小妹受苦。

沈沉定定心,继续走着。好不容易走到十二层,她已经气喘吁吁,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沈沉靠在扶手边上,大口呼吸着,看到十二层的标志,突然想到自己的背包还在设计部的办公室里。

秦寻此时正坐在万峰大厦的监控室里,看着沈沉放下手中的垃圾袋,拿出门卡,走进了十二楼的办公室。

随后,有个身影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四下看了看,拿出一个小巧的仪器,在门禁锁的位置动了些手脚。做完这些事之后,双手紧攥着手中的提包,警惕地张望着,飞快跑走了。

因为设计部里会有许多较为机密的资料、图纸,所以设计部所在的十二楼是封闭的环境,出入都要在楼层口刷门卡,沈沉手上所拿的就是一张员工门卡。

而且她的调令下得比较匆忙,正式转职也没有完成,故而她的门卡还没有被收回去。

看到这一幕,秦寻下意识地站起来,就要往外走。走到门口,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又坐回了监控器前。

他随意打量了一眼锁门的人,看上去是个女人,只是她带着口罩和墨镜,看不出是谁。

秦寻突然来了兴趣,他倒要看看,面对这种情况,沈沉要怎么应对。

沈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休息了一会,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八点半了。

“糟了,小妹还等着我呢,不行,得赶紧走了。”

她走到玻璃门前,刷了一下门卡,门没有开,又刷了一次,还是没开门。

“难道是坏了吗?”沈沉自言自语道。

她伸手去拉门把手,却怎么也拉不动。

“这是怎么了?”沈沉想到自己刚才进来时还是好好的,现在怎么会打不开了呢?万峰集团设计部的门质量可是相当好的,每周还会定期进行检修,决不可能突然出现故障。

想着想着,沈沉突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她慌忙掏出手机,继续打给保安部,她知道就算是下班了,保安部里总会有人值班的。

所谓的保安部值班室也就是监控室,秦寻望着面前不停在响的电话机,略一思索,便伸手将电话线拔了。

沈沉的手机里一直传来“无人接听”的提示音,后来干脆变成“无法接通”,这样的情况更加重了她的恐惧。

她扑到玻璃门前,不停地拍打着,期望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可这种做法显然是徒劳的。

玻璃门外一片黑漆漆的,只有一块“安全通道”的指示牌在黑暗之中亮着绿色的光。

此刻,这道光芒看在沈沉眼里却是十分骇人。她不敢待在玻璃门前,紧紧攥着手中的包,跌跌撞撞跑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沈沉趴在桌子前,拿出手机找了一圈,发现自己能求助的竟没几个人。她才来了两个月,认识的人本就不多,设计部里跟她关系好的只有一个杜菲菲。

可是杜菲菲还是个实习生,根本就没有公司的门禁卡,此刻就算她愿意来救自己,可能连大堂都进不来。

沈沉把自己桌前的灯打开了,紧张兮兮地看着四周,她不敢轻举妄动,眼前的环境太过诡异,像极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

想到三年前,沈沉猛地一激灵,浑身都开始发抖,不知不觉地,泪水竟然滑了下来。

“爸爸,妈妈,我害怕……”沈沉轻声哽咽着,手上越发抖了,甚至连手机都拿不住了。

“咚”地一声,手机摔在了地板上。落地的一瞬间,屏幕却亮了起来,紧接着,便是一阵悦耳的铃声。

沈沉听到了声音,动作极缓慢地蹲下去,捡起手机,却再没力气站起来了。

“喂,你是谁?”

眼泪模糊了视线,沈沉声音中带着压抑的哭腔,对面那人听到后愣了一下,随即问道:“阿沉你怎么了,你在哪?”

“你是谁?”沈沉太过紧张,根本没有听出对方的声音。

“我听小妹说你今天加班了,现在还在公司吗?你出什么事了?别怕,我马上就到。”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