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仵作经

更新时间:2019-08-13 10:59:33

仵作经 连载中

仵作经

来源:微小宝作者:林白 林鹿分类:恐怖主角:赵半仙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我家是三十二代青帽杵作,留下一门密不外传的手艺,开殃榜,通往阴阳路上的放行书,城隍开口,百无禁忌,死人起身,一见发财。   死去的女孩为何腹内藏金,身着红衣,半夜僵起的尸体为什么能口吐人言,三枚大印,一张黄纸,生身不能断,死后有真相。   一桩桩藏在尸体之下的亡灵真相,将由一张张殃榜从我的手上解开。   富贵在天,生死不由命,看到见的是皮囊,看不见的是灵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灵异

精彩章节试读:

“神经。”我总感觉他这句话说的怪怪气的,没多大去理会,扭头就进了店。

我这家店不大,上下两层二十来平,上面住人,下面生意,一面靠墙的位置上面全挂着八卦镜轩辕镜,桃木剑平安符一类的宗教用品。

或许是被司机刚刚的那句话来了个心理暗示,下意识的我竟然靠到了一面八卦镜上,照了一下自己的脸。

一照不要紧,我哎呀了一声,那一张脸还真有点黑,倒不是,平常说的那种跟刷了锅底灰一样的黑,而是属于皮底范青,特别是印堂上面一整块黑漆漆的像是攒了一朵乌云。

这感觉如果名奇妙的竟然有点像是我今天上午从宋珍儿身上看到的尸斑一样。

“塞林木……”见到这个景我暗自叫了一声晦气,之前有听老人说过印堂发黑,那属于大凶之兆,只有两种人会有,要不然就是冲撞邪崇,气运较衰,也就是倒霉走背字,恐怕会有一场大劫难。

这其次的那就是将死之人,身上三魂七魄都走了一半了,印堂无光保准玩玩儿。

我这二十啷当血气方刚总不可能是这两类人其中之一吧,可是想到这印堂,又想起来前头听到的那股子哭声,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好在我这店里面有准备出售的十几尊佛像,都是正经在庙里面开过光的,有道是临时抱佛脚,也是图一个心理安慰,我想都没想跪在橱窗面前,给这里面的佛爷结结实实磕了个响头。

并且我还讲究三拜九叩的大礼,口中很是讲究的说道:

“各位佛爷在上,这弟子我虽然说平时也不怎么搭理你们,但是也在实实在在的给几位爷找个好主家,现在弟子我好像是被什么不干净东西给撞上了,这几位爷的佛脚可得给我抱抱。”

说完话,我又是很虔诚的磕了几个头,可是我还没等抬头,突然之间就听见头上的橱窗里好像是什么东西裂开了,发出了十几声脆响。

就在抬头的一刹那,砰的一声一个东西结结实实的落在了我的头上,我一摸竟然是一颗木头雕成的佛头。

当时我就愣了一下,那佛头斩断处痕迹鲜明,像是刚刚掉的,抬头一看橱窗上摆着的那十几个佛爷的塑像,不管是木头的还是陶瓷的都在脖颈处出现了一条统一清晰的裂缝。

轻轻一碰这些佛头全都从身上落了下来,来了个人头落地。

我一见这个景,浑身上下跟通了电似的,说不出来这是什么感觉。但是脑海当中立刻传出了一句话。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塞林木,草鸡迈的。”这回我是真被吓到了,忍不住冲着这几尊没有脑袋的佛身子大骂了一声,为了眼不见心不烦,用塑料袋把这几尊塑像装好,全扔了在店门口。

弄完这些,天已经擦擦黑了,这殡葬用品店一般天亮即开,太阳落山就关店,我见这天也黑的差不多了,索性关门上板。

就在这门要合还没合的时候,隐约之间我似乎就听见有人在我耳边问了一句:

“我可以进门吗?”

那声音很低沉,但是字迹清晰听得出来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啊?”

这句话有些突如其来,我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啊了一声,可是当我的声音刚出口,那女孩子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一股风透过还没有完全合上的门缝刮了进来,吹得我浑身上下凉飕飕的。

我浑身上下起了一丈的鸡皮疙瘩,寒意顿生,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天性就这样,一害怕我就赶紧包被窝里去了。

不过包进被窝里之后这种感觉倒是顿时减退了不少,出于恐惧和紧张的压力,躺在床上之后放松精神,渐渐的我竟然沉睡了下去。

我这人睡觉从来不做梦,但是这一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闭上眼睛,竟然发现自己就坐在这宋珍儿的尸体身边。

更为紧要的是,这宋珍儿的尸体竟然坐得起来,就像是昨天挺尸一样,那双角膜乳化只剩下眼白的眼睛白茫茫的盯着我。

“林白,我肚子里有东西,帮我拿出来好不好。”

“大姐,别闹好吗,这殃榜都给你开了,安心上路不好吗。”

在梦境里我就觉得裤裆一热,有股暖流差点出来了 ,谁知道那宋珍儿压根就不听我这一套,那双流出绿水,甚至已经僵化长出蛆的手扣在了我的脖子上。

“要是不帮我拿出来的话,我可带着你一块走了。”

这一句话说完,声音戛然而止,我一下从梦中惊醒过来,这个才发现被子已经湿了一块,不过好在不是裤裆的位置,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记得了吗,咱们两个之间说的话。”

正在我以为是虚惊一场的时候,还有同一看,斜对角放的衣冠镜上竟然凭空露出了半个人头,披头散发,整个五官流出一股子血水,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半夜听的格外清楚,攥着镜子的底部流到了地板上。

我浑身上下发毛,顾不得多想举起床头柜旁边的手机朝着这镜子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镜子碎成了雪花,声音也没了,但是打开灯一看,那从镜子流下来的血却是丝丝分明,在地板上形成了一滩血泊。

我的眼睛告诉我这一切不是在开玩笑,宋珍儿真成鬼魂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冷静下来之后,仔细的想起昨天看见了那只尸体,脖子上面的确有勒痕,虽然伤痕不大,但是能从我目测判断的死因,这的确是非常重的一条。

可是宋珍儿却告诉我她肚子里面有东西,难道这死因在她腹腔当中,可是这些那不是我能够判断的,毕竟我一个开殃榜的,没有解开人家衣服的进行尸检的资格。

唯独有一点,这按照平常来说,这找我开殃榜的死者家属都会给我一份权威的法医检测报告,让我照着里面填,这家人为什么没有,难道这宋珍儿的死压根就没报过案。

还有这宋珍儿的父母姓柳,姓袁,为什么唯独她姓宋,难不成这人压根就不是他们家闺女。

猜你喜欢

  1. 都市
  2. 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