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厨道战神

更新时间:2019-08-13 15:43:08

厨道战神 连载中

厨道战神

来源:掌读520作者:绅士的鸭子分类:玄幻主角:陈苟 李明箐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他是君子避之则吉的厨子,他是世人鄙夷唾弃的赘婿,他是文人雅士看不起的武夫,但他有一身真本事,无论是下厨打架还是宠老婆。陈苟背着铁锅来到繁华荟萃的江宁城,仗剑纵横快意恩仇,要把这浩然天下搅个天翻地覆!展开

本书标签: 古风赘婿

精彩章节试读:

“妾身早知夫君愚钝,却没想到竟然愚钝至此!开窍乃是修者区别于凡人的分水岭,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连自己都懵然不知。”李明箐气呼呼地骂道。

“娘子教训的是!”陈苟讪讪地赔着笑。

李明箐随即白了陈苟一眼,随后眯着眼睛瞥着陈苟,良久才艰难地说出一句话:“莫不成,夫君连修行的心法都没有?”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陈母随陈父学过厨艺,故此懂得墨家厨道的‘翻炒锻体法’,加上有两大传承《仙宴菜谱》《万灵食经》的辅助,教导陈苟倒也不成问题。

只是墨家心法口口相传,而在陈苟刚刚出生的时候,陈父便已经死于澶渊城的乱军之中,根本来不及传授他心法口诀。

“妾身便勉为其难教教夫君吧。”李明箐趾高气昂地说道,她觉得自己这次怎么说也该能神气几天了。

“为夫谢过娘子。”陈苟笑着作揖道,心想,这丫头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不过……这也挺可爱的。

见了陈苟那个怪异的笑容,李明箐脸颊一红,着急地争辩道:“妾身才不是关心你,妾身只是……只是不想你丢了咱们李家的脸面而已!”

“明白,为夫真的明白!”

小雯没好气地看着夫妻二人,暗暗叹息了一声。

一个言不由衷口不对心也就算了,偏偏另一个还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都已经是有名有份的夫妻,这又何必呢?难道就不能坦坦白白,好好地过日子?

哎,跟着两个这样的主子,她这个小丫鬟还真是苦命。

李明箐师承凤凰山莲花庵九望师太。

莲花庵是佛门清修之地,庵堂姑子们大多走的是文修的路子,与儒士不同的是,儒士修的是儒家圣贤的经典著作,而尼姑修的则是菩萨经藏。

九望师太在莲花庵可算是个异类,她走的是纯粹的武夫流派,功法招式颇有战阵杀戈之风,据说她出家前曾是将门虎女,剃度皈依时已有不俗的修为。

九望师太看破红尘,矢志长伴青灯,却不愿家传绝学就此断绝传承,又偶然得见李明箐天资聪颖,便把一身绝学传授李明箐。

李明箐自然不可能把真正的师门绝学教给陈苟,但简单的练气法门却是无拘,而九望的功法恰恰是战阵杀敌大开大合的路数,倒也更加适合男子修行。

陈苟依照李明箐的指导,不一会儿便已行功一周天,把无意识之间引入体内的天地灵气,炼化成自身的真元。

在此之前,李明箐绝不能想到,陈苟竟然能进境如此神速,不禁嫉妒地咬了咬唇。

自从寒毒暴走事件之后,偷吃的事情被陈苟揭穿,随后又被陈苟‘凌辱’了一番,李明箐在陈苟面前,已无多少尊严可言,她唯一能够骄傲的,就是她第三境的修为,陈苟这凡夫俗子根本望尘莫及。

如果连这个优势都没有了,日后该如何在陈苟面前抬起头来?李明箐此时心情复杂纠结万分,真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

然则实情却并非李明箐所想那般。

无论陈苟还是李明箐,二人皆是自幼修行,但修行的程度却大相径庭。

李明箐虽然也算勤奋刻苦,但她修行的目的不过为了强身健体抵御寒毒,主要的课业重心还是在于学习经营家族生意。

陈苟则是背负着大使命,他的修行是真正的地狱式修行。试想一下,一个三岁的小孩,在冰天雪地里拿着铁锅不断练习,旁边还有母上拿着藤条随时侍候的凄凉。

况且陈苟修行了这么多年,基本功早已夯实得无比牢靠,他属于真正的厚积薄发,行功顺利进境迅速是应有之事,亦是必然之事。

陈苟重新拿起了锅和勺,李明箐疑惑不解,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夫君才完功一周天,不再练练吗’,孰知陈苟竟然把刚刚炼化出来的真元注入锅和勺之中。

第一次看不出,第二次也看不出,那是因为事情太过怪诞,李明箐根本不敢相信!可她都已经和陈苟相处了那么久,如何能不知道,这一套锅和勺其实是一双灵器。

李明箐说道:“有灵者方为灵器,要令灵器认主,或以神魂慑服,或以境界镇压,以夫君如今的神魂强度和修为境界,妄图收复这两件灵器只会白费心机,妾身觉得还是莫要操之过急为好。”

李明箐话音方落,锅、勺皆突然扭曲起来,激荡的灵气形成烟雾,烟雾散去之后,锅和勺已经幻化成两把风格迥异的剑,而陈苟双手的手背上,浮现出一黑一白的两道铭纹!

锅剑厚重无锋,重四十三斤九两六钱,长两尺宽也两尺,呈直角梯形,直角边接着剑柄,斜边则是剑尖,与其说是剑,其实更像板斧。

勺剑细长锋利,重七斤七两七钱,长三尺半宽两寸半,剑身逐渐略微收窄,线条十分流畅,银光闪闪样式典雅瑰丽。

铭纹是灵器与主人的契约,是灵器认主的标志,也就是说,这两把剑已向陈苟表示臣服。

一股玄奥莫明的心绪涌上陈苟心头,陈苟一瞬之间骤然明悟,锅剑名曰‘寸锋’,勺剑名曰‘白首’。

“为何……为何夫君能使灵器认主?”李明箐只觉喉咙干涩发苦,几乎发不出声音!

这也太骇人听闻了!我大概是在做梦吧?

陈苟看着神情呆滞的李明箐,憨憨地笑道:“娘子有所不知,要驯服这两把剑,与神魂强度修为境界无关,关键只在于厨艺!它们只认主人的厨艺高低!”

“哦……啊?”李明箐又用高十六度的声音怪叫起来。

世上竟然还有这等怪诞的灵器!这是梦,一定是梦,不然怎么可能呢?

锅变成了剑,剑又变成锅,它变回来了,它又变回去了,陈苟兴奋地把玩着手中的新玩意。

李明箐蹲在旁边,双手托着腮帮子,表情迷惘地对小雯说道:“小雯你掐一掐我,我感觉自己在做梦。”

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奇特的灵器,而且还是一套两件……李明箐感觉自小建立起来的世界观正在崩塌。

“姑爷没本事的时候,小姐嫌弃姑爷,如今姑爷厉害起来了,这不是挺好的吗?”小雯十分不解地反问道。

“他厉害?他哪里厉害了?”李明箐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突然一个激灵地站了起来,也祭出她的灵器‘红玉剑’,指着陈苟说道:“妾身领教夫君高招,请夫君赐教!”

李明箐突然杀了过来,来势凶猛杀招凌厉,陈苟大吃一惊,赶紧举双剑招架。

只是红玉剑才刺到了半空,李明箐骇人的气势骤然萎靡下来,杀招顷刻间戛然而止。

在这个过程中,陈苟听得十分清楚,李明箐身上传来了‘咧咧咧’的爆线的声音。

李明箐丢掉了剑双手捂着屁股,眼睛通红暗含泪光,咬牙切齿地骂道:“陈苟我恨你,我恨死你!”

最近吃太多,裤子不合穿了……

猜你喜欢

  1. 古风
  2. 赘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