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之锦绣医途

更新时间:2019-08-23 15:52:17

穿越之锦绣医途 完结

穿越之锦绣医途

来源:掌中云作者:姒情分类:穿越主角:林如诗 池航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作者姒情创作的穿越言情小说《穿越之锦绣医途》写得是林如诗池航发生的精彩虐心感情故事,小说无论是从故事情节,人物性格,还是作者文笔来看,都深受读者喜爱,值得一读。展开

本书标签: 古风言情穿越种田文

精彩章节试读:

池家五郎有个孩子,听说今年才一岁多,那她就是免费的保姆,专业带孩一百年?

即使只是坐在驴车上,林谷雨还是觉得身上开始出汗了。

天渐渐的亮了,也越来越热。

晃晃荡荡的,估摸着有一个时辰了,驴车才停了下来。

被一群人簇拥着从驴车上下来,林谷雨的腿都有些软了,低头望着身上的衣服,都有些脏了。

成亲,这可比干活辛苦多了。

被人扶着进去,林谷雨低着头,小心的看着脚底的东西,战战兢兢地跨过火盆,还没走两步,脚底前被洒了些水。

也不知道这都是什么习俗,林谷雨现在就像是一个傀儡一样,别人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

一堆繁琐的事情,林谷雨这才被人扶到了屋里。

面前的男人很高,林谷雨感觉她还不到他的肩膀。

她的身高用现代的话来说也不过就是一米五,面前的男人估计有一米八多。

拜天地。

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林谷雨也不得不依着那些人。

即使她想反抗,那也只是有心无力。

身边的一个婆子,那双手格外的有力,使劲的往下按着林谷雨的身子。

等这些都做完了,林谷雨满身大汗地就被带走了。

“你坐在这里等着。”一个婆子的声音从面前传来,“我就在门口守着你!”

不就是变相的监视吗!

听着门关上的声音,林谷雨一把将头上的喜帕接下来放到一旁,翻了一个白眼。

房间很整齐,虽然不大,但是比起林家的房屋可是好多了。

一旁的窗户就开了一丁点缝,林谷雨透过缝看过去,就看到面前一片绿幽幽的地。

将腿上的尘土打了打,林谷雨四处看着。

这间屋子坐北朝南,看起来并不是很大,床扑在最东边,窗户在西边,窗户下面是一张四方桌,桌子上还有一个蜡烛,茶壶的旁边几个小杯子。

林谷雨走过去,摸了摸杯子,竟然是完整的,没有缺口,真稀奇,林家没有一个完好的杯子或者碗,这么看来,池家还算是小有资产。

将杯子放到桌子上,林谷雨回头望去,就看到一个大箱子放在地上。

这个好像是林家给她陪送的嫁妆,还是赵氏的嫁妆,现在变成了她的嫁妆。

在往西边走,就看到很多粮食堆在那里。

难道原本是个仓库?

忽然间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林谷雨连忙走到床边,伸手将喜帕盖在头上。

她可不想被别人说三道四的。

刚坐下没多久,只觉得面前一黑。

忽然间头上的喜帕就没了。

眼前一片红,就看到一个身穿红色衣衫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

她在现代的时候还没有谈过恋爱,现在就开始结婚了,想到这件事情,林谷雨总觉得有些别扭。

起身站在一旁,林谷雨就看到那男人被人扶着坐在了床边。

林谷雨偷偷的抬眸,就看到男人脸色皮肤发黄,眼神黯淡无光,久病卧床的样子。

不过就是坐下来那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而且还是别人扶着他,他已疼得满头大汗了。

果然是真的病了,但是还没有到病入膏肓那么严重的地步。

林谷雨一抬眸,就看到扶着他的两个人,面上都蒙着布,手上也包着布,全副武装的。

等那两个人将新郎官扶着躺下的时候,这才直起身。

“弟妹,出来一下,我跟你说说,怎么照顾老三!”个头比较矮的那个男人,伸手将脸上的面巾拿下来,冲着林谷雨一笑,轻声说道。

跟着那两个人走出去,林谷雨听到他们自我介绍,才知道个头比较矮的稍微胖一点的,就是池树,也就是池航的三哥。

个头稍微高一点的,瘦的和猴子一样的男人,是池航的四哥池涛。

这排行是整个池家家族的排行,但是在这个家里面,池树是老大,老二池涛,池航排行老三,听说还有一个念书小弟,叫池业,排行老四。

“弟妹,三郎原本是在山上打猎,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从上面摔下来了,郎中说,怕是以后这辈子就只能躺床上,”池树唏嘘不已道,“本想着这样也没事,我们兄弟几个轮流伺候他,只是......”

额。

林谷雨低着头,双手背在身后,听池树的意思,好像是摔到哪了,所以才不能动弹。

“老三的身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起了很多疙瘩,郎中说了,会传给旁人,你以后照顾他的时候,不要用手碰到他,知道吗?”二郎池涛毫不在意地吊儿郎当的说道。

“你们两个忙完了还不过来,这边忙死了,没有点眼力劲,有什么好说的!”

正当林谷雨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大嗓门从远处传来。

东北角开了一个门,好像是通往主院的。

就看到一个头上叉着木簪子很胖的女人双手叉腰的喊着。

“那是你大嫂,她平日里就是嗓门大了点。”大郎池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朝着那边走去。

“大嫂好!”林谷雨站在原地,很礼貌的唤道。

听着林谷雨这么说话,宋氏脸上的表情微微一顿,僵硬的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她有这么可怕吗?宋氏都吓走了。

林谷雨看了一眼那扇门,回眸再看看这里的墙,那么高,她就是想要翻出去,也难得很。

山上摔下来,难道是骨折了?

林谷雨原本学医,听到大哥这么说,心里算计着。

本能的走到床边,抬手就要去掀池航的衣服。

手刚刚伸出去,怔怔的停在了半空中。

视线对上那人疲惫半睁的双眸。

“别碰我。”他的声音低沉,带有独特的磁性,“会传给你。”

林谷雨微微张唇,很自然的坐在男人的床边,低头问道,“你是怎么摔伤的?”

身上疼的要命,望着那张巴掌大的小脸,瘦弱的样子,干瘪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小丫头。

她的姐姐都跑了,为什么她还在这里?

男人扭头看向里面,不愿意在搭理林谷雨。

林谷雨的眉头不悦的皱起,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耐着性子重复道,“你到底是怎么摔伤的?”

等了好久,屋里还是一片寂静。

林谷雨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响起来,这么一上午,一点东西都没吃,起身拿起桌上的点心。

刚刚将点心放到嘴边,林谷雨就听到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离我远一点,你还能活得长一点!”

林谷雨起身的动作一顿,缓缓的坐回原地,望着男人倔强的侧脸,这才意识到,这男人只是不想将病传染给她,所以才不让她靠近的。

将一个点心吃完,林谷雨这才走到一旁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件自己破旧的衣服,随后外面包着自己的手,走到床边。

伸手就要去解男人的腰带。

“不,不行!”男人费力的抬手,伸手捂着自己的腰带,费力的说着,脸色涨得通红,眉心微微拧着,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林谷雨的有些诧异的望着男人,忽然间意识到这里是古代,已经不是她那个时代。

“我只是想要看看你身上的疙瘩是什么样的。”林谷雨镇定自若的说道,“你不用想太多。”

“没救的。”男人哑着嗓子说道,“郎中都已经说了。”

林谷雨伸手将男人的手拍开,坐在床边,毫不犹豫的将他的衣带解开。

许是天热,男人穿的并不多,他的费力反抗在林谷雨看来,根本算不上什么。

上衣被林谷雨解开了。

男人的身上很白,和脸上发黄的皮肤并不完全一样。

正要问话的时候,耳边传来开门的声音,林谷雨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年约四十岁的女人站在门口。

是周氏,林谷雨昨天的时候见过她。

周氏目瞪口呆的望着林谷雨,和林谷雨对上视线之后,呆木的将门带上,木然的离开了。

林谷雨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回头看了一眼池航。

“是我娘。”

池航的脸忍不住的红了起来,他先前咳嗽的脸都红了,这一次害羞的红,林谷雨并没有注意到。

“我知道。”林谷雨应道,没有太多的反应,接着进行手下的动作。

池航怔怔的望着林谷雨,被林谷雨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自在的动了一下身子。

他的伤牵一发而动全身,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疼出声。

颈部,上身很多,胳膊上也出现水肿性红斑,中间还有常见虫咬的瘀点。

林谷雨伸手将池航的袖子往上卷了一下,认真细心的问道,“是不是一开始在胳膊、脖子那些露出来的地方起的?”

池航眸中闪过一丝的诧异,犹豫的点点头,“恩。”

林谷雨没有说话,现在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听大哥说,你是从山上摔下来的,摔得很严重吗?”林谷雨眉头紧锁的望着池航,认真的问道。

“腰。”池航眼圈泛红的望着林谷雨,他一点都不想和林谷雨说话,因为那样会扯动他的伤,却又不忍心不搭理她,“不能动了!”

林谷雨伸手将池航上身的衣服拉开的更大。

“能翻身吗?”林谷雨试探性的问道。

池航即使再瘦,也比的林谷雨众多了,她一个人帮着池墨翻身,还是很累的。

池墨摇摇头,失落的垂首,眸中的悲伤在明显不过了,“不要折腾了,我有点累。”

“我帮你,忍着疼。”林谷雨说着,站起身,帮着池航翻身,“注意,翻身的时候,头,脖子,还有你的身体都要不变,侧着身子就好。”

听着林谷雨这么说,池航无奈的皱了皱眉,这话倒是和郎中说得一般无二。

不过就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对池航来说,倒是难上加难,在忍受痛苦的时候,还要努力的转身。

林谷雨努力的推动者池航,毫不犹豫的伸手将池航半开的全都褪下来。

望着池航后背上满满的全都是水疱,林谷雨的眉头皱的更紧。

池航侧躺在床上,心中忐忑不安。

林谷雨伸出手指,轻轻的将手放在池航的脖颈处。

他狰狞的后背裸露在空气中,原本有些发烧,在感觉到林谷雨的触碰,身子不受控制的微微哆嗦。

猜你喜欢

  1. 古风
  2. 言情
  3. 穿越
  4. 种田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