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秀兰重生又一春

更新时间:2019-08-24 10:08:40

秀兰重生又一春 连载中

秀兰重生又一春

来源:酷爱书院作者:令耳分类:穿越主角:李秀兰 萧慎衍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李秀兰,是一名根红正苗的大龄未嫁单身贵族,惹得女人们公愤,纷纷诅咒她去古代尝尝恶毒婆婆、事逼小姑、妈宝老公的生活,然后李秀兰悲催的就这么穿越了。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

精彩章节试读:

李秀兰当真有一千一万句脏话要讲,她再次使上十二分的力气,突起指关节击向他的颈后,怕他不晕,李秀兰一连击打了数下。

身上的野人这才一顿,眼前一黑,趴在她身上,险些压得李秀兰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用力的把他推开,手指伸向他的脸,想要拨开他的头发看下他的长相,那双深邃如同猛兽的眼,蓦地睁开,泛着如同红莲业火般的光,骇的李秀兰往后一退。

他张开嘴,嘶吼着,咬向李秀兰的脖颈,李秀兰本能的把攥在手里的紫芽塞进他的嘴里。

那野人却好像瞬间得到了抚慰,顿时安静下来。

李秀兰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知道他此时没有再发狂,就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却不想手臂上的双扣绳被一把拽住,她用力一扯,腕间一痛,朝着小屋逃窜去。

“哐当!”李秀兰喘着气推开门,脸上细汗涔涔,头发衣服均乱了。

叶甄叶毅本没有睡熟,听到这动静,坐起身来。

“娘,你怎么的了?”叶甄先开了口。

“我、我遇着野人了!”李秀兰后背抵着门,心有余悸。

“野人?我从未在这山林中见到过野人啊,别是山猨、山猵之类。”

“管是什么,总之甄儿以后要小心。”

那野人就跟泰迪似得,逮住她就按,谁知道对男的是不是也一样?若是一样,那对叶甄岂不是一辈子的阴影?李秀兰捂着心口,暗戳戳的想着。

看着李秀兰吓坏的模样,叶甄点了点头:“哦,好。”

叶毅年纪小,揪住被子胆怯的朝着四处张望着:“这、这野人,不会往小屋里来吧。”

李秀兰赶紧把门闩栓上,手臂一抬,手腕露出来,她才发现……双扣绳,就只剩了一根。

她心里略空落落的,感觉对不起原主。

叶甄见娘亲动作滞住,以为她在担心,便拍着胸腹保证着。

“放心吧,这木屋是爹用铁杉木做的,结实的很,别说野人,就是大象来,也撞不进来。”

李秀兰点了点头,不愿意在想先前一幕,“恩,那就好,早些睡吧。”

山顶巨石,那野人此时神情已经恢复了清明,站立在上面,身形笔直如松,及腰长发随风呼啸着,隐隐露出来的五官棱角分明,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一行黑衣人风衣划破月夜,立于他的身后。

“少主,您没事吧?”

“没事。”萧慎衍指尖摩挲着那根细红绳,目光微敛,注视着山谷之中木屋里一抹灯盏。

这是他第二次在毒发无意识的时候来到这里,这里究竟有什么特殊呢?

萧慎衍想不通。

“那……少主,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明儿一早您还得随主公前往白云乡府准备贡茶大比。”

“恩。”

男子倏然转身,虽衣袍破损,却仍旧难掩举止之间的矜贵之气。

一行人,如同鬼魅一般迅速消失于山林之间,了无痕迹。

次日,天际初晓。

李秀兰等人便起了身,下山。

清晨的山路满是露水,将腰身以下的衣服都打湿了,好在空气透鲜,伴着鸟语花香,心情倒也不赖。

三人脚程较快,一个时辰的上山路程,他们用半个时辰就下了山。

到家,正巧赶上吃早饭的时辰,叶青做了黍米粥,配着粗面馒头和腌豇豆,另煮了两个蛋给周氏吃,在这个年代,已经是很好的早饭了。

刚吃完早饭,收了碗筷,院内的小黄吠了几声,吴家来人了,和里正一起。

里正和吴有才并排,赵氏迈着小莲步拉着吴德福走在后面,这吴德福缩着脑袋,就好像犯错事儿的小孩子,被家长领了上门赔罪似得。

不,不是好像,这吴德福实际上也才十七岁,在二十一世纪,可不就是个小孩儿。

叶青原本还在和叶甄说话,神色轻松,一听到动静,看到来人,整个身子都僵硬了,手指紧紧拽着衣袖,咬着唇。

李秀兰侧眸看到她的动静,拍了拍她的手背:“青儿,你先上二楼去绣绣花。”

叶青应声,起身朝着二楼走去。

吴德福好些天没看见她了,这次一见果真就瞅见她原本圆润的鹅蛋脸都凹陷了,显得更加清瘦,走起路来弱柳扶风似的,平添了平时没有的韵味,叫他看得心里一揪,挪动了嘴唇:“青、”

还没喊出口,便被赵氏狠狠掐了一把胳膊,把话憋了回去。

里正叶义平面上含笑,上前朝着李秀兰喊了声:“秀兰嫂子。”

李秀兰端坐在堂心桌前,站起身,拿过桌上的抹布,擦了擦长条凳招呼着叶义平坐,也没搭理吴家人。

“里正啊,来,坐,今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咋了?昨儿说的事儿和族里敲定好日子了?来,告诉我,什么时候,我好去围观一下,我还没见过浸猪笼沉塘呢。”

叶义平笑容僵住在脸上。

李秀兰的话,直接把他们来想说的都憋回了肚子里,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吴家上门就是来赔礼的,结果还没开口就被卸了脸面。

吴有才能沉住气,赵氏本心里就不痛快,一听有人要咒她儿子死,怎么肯干?当即冲上前:“嘿,我说叶家婶子,说话可不能太毒,我们德福是有不对的地方,到底是因了年岁小,冲动了,但是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人家钱家闺女,长得面若桃花,水灵灵的,换谁不是喜欢采摘园里的花,踩践路边的草呢?”

这话明里是说德福少不更事,实际却说人家钱鱼儿长得好,德福喜欢是天经地义,这叶青条件不好,被甩也是活该。

李秀兰莫名觉着这话有些耳熟,她先前发在网上好像大致也是这意思,咋当时她没觉着啥,现在听赵氏说这么刺耳呢?

吴有才见李秀兰脸色都沉了,心头一跳。

“他娘,怎么说话呢!”

赵氏被呵斥,掩了掩嘴,“呀!抱歉啊,叶家婶子,我不是说你家叶青是路边的草啊,我就这么一比方。”

“你、你们吴家人不要欺人太甚了!”叶甄气不过一声吼。

叶毅虽年纪小,但也能听得明白,这话是在骂他家二姐,也挥着小拳头:“哪里来的野狗,赶紧滚!”

“呦,这小毛孩儿,什么家教啊!怎么说话的?”赵氏蹙着高挑断尾眉,吊着嗓子道。

“家教?家教也要看对什么,对阿猫阿狗,需要家教?”李秀兰毫不客气回怼。

猜你喜欢

  1. 穿越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