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玉剑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归都市奇才

更新时间:2019-09-12 17:12:54

重归都市奇才 连载中

重归都市奇才

来源:掌中云作者:香独秀分类:都市主角:李羡鱼 舒愁眉

最新更新:

小说简介:《重归都市奇才》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修真小说,小说讲述的是李羡鱼三千年后回到地球,却发现地球上竟只过去三年,重回都市的他已不是三年前的冲动毛头了,他会用实力告诉自己的妻子,他会给她带来幸福的!小说情节紧凑,起伏得当,相当不错,值得推荐。三千年前,李羡鱼因一场意外来到修真界。 三千年后,历经磨难,重回地球,却发现地球竟只过去三年。 故人依旧,这一世,定不让遗憾出现。展开

本书标签: 修真

精彩章节试读:

夜浓如墨。

已是凌晨时分。

江城,建安小区。

李羡鱼伫立在小区外的路灯下,孤独的身影,在万家灯火具都熄灭的映影下,仿佛也显得愈发孤独。

“三千年了,没想到我竟还能活着回到故土……”

遥望着小区内熟悉的景象,还有附近没有太多变化的商铺,李羡鱼在不久前拦下一位归家的路人,得知在他误闯修真界的三千年里,地球竟只过去了短短三年。

始料不及的结果,却令他惊喜欲狂。

回首前尘往事,仿若一场大梦……

地球的三年前,他的父母因为一场意外车祸抱憾离世。原本偌大的李氏财团,也因此易手他人。

自此,他开始一蹶不振,终日借酒浇愁,以此逃避痛苦。

倘若不是家中那位有名无实的妻子,他怕是早就饿死街头。

后来,不知因何故,他竟莫名其妙来到了神秘莫测的修真界。

在人命如草芥般的修真界里,身为一介凡人,他活得十分艰辛。

但以其不屈不挠的意志,及杀伐果断的心性,历尽千辛万苦,他终在三千年后,跻身成为一方巨擘。

可纵是天下无敌,那又算得了什么?

他心中最想要的,其实也只是想再看一眼他所牵挂的人儿啊……

最后,他终究还是选择解甲归田,耗尽毕生修为,硬生横渡虚空。

明知故人怕是早已黄土一抔,可多年的浮萍漂泊、居无定所,让得他现在只想要落叶归根。

本以为三千年后,地球早已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但李羡鱼万万没想到,地球竟只过去了短短三年。

如今他站在家门外,竟也有些近乡情怯。

也不知她现今何样,是否依旧那般温婉动人,但却已另嫁他人为妻?

想到如今她的膝下,或许已有儿女嬉闹玩耍,李羡鱼顿时心中隐隐作痛,忍不住有些黯然神伤。

如果真是这样的结果,那他决不会再去打扰她的生活。

毕竟,他当年待她可并不好,在自己失踪三年后,她选择改嫁也实属正常。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低声念罢,李羡鱼已端正心态,就欲迈步向着曾经居住过的那栋楼房走去。

正这时——

“阿眉,你已经为那条咸鱼守孝三年,为何现在还要拒绝我的好意?难道你真要为他守寡一辈子?”

“我要怎样与你何干?拜托你别来纠缠我了。”

身后传来的对话,瞬间令得李羡鱼的心弦一颤,脚步顿止。

虽然分别了三千年,但那清冷的女子声音,似已铭刻在他的灵魂之中,如今听来,仍是那般熟悉动听。

声音的主人,正是他的妻子——舒愁眉。

霍然转过身来,李羡鱼眼神激动地凝视着久别多年的妻子。

她穿着一身黑色职装,身材仍旧玲珑妙曼,双腿笔直修长,娇俏的容颜如覆冰霜,透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但舒愁眉这种清冷娇艳的姿态,除了会让男人感到自惭形秽外,同样也会令男人心生起征服的欲望。

恰在此刻,一个相貌俊朗的年轻男人,正跟着她的身后,纠缠不休。

“三年了,阿眉,我对你的情意,你难道真的一点都看不到吗?”年轻男人脸现不耐,但还是按捺着心中怒气,沉声劝说道:“三年前,你说你是未亡人,要为丈夫守孝三年,暂时不会考虑改嫁的问题。所以这三年来我一直都很尊重你,从来没让任何男人跑来打搅你的生活……”

说到这,年轻男人怒气顿升,语气稍显不耐烦,道:“但三年过去了,我对你的一心一意,你不可能没有丝毫感动,我从没看轻你是个寡妇,陪着你加班,陪着你熬夜,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答应我呢?”

舒愁眉听到男人这番‘情深意切’的话语,俏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仍旧是那般冷艳冰清,古井无波。

她顿下脚步,但没有回头看那年轻男人,轻声开口,语气淡漠而疏离,道:“季然,我再跟你解释一遍,我的丈夫只是失踪,谁敢肯定他一定死了?”

“所以,我只是说过三年后可能会考虑改嫁,但从未承诺过会嫁给你……”说着,舒愁眉回过头去,眼神冷漠地瞧着季然,语气一如她的面部表情,不屑一顾,“你所谓的尊重,还有你那一厢情愿的做法,其实,从来都只是感动了你自己而已!”

舒愁眉无情的话语,似是彻底戳破了他的美梦,季然双眼通红,大喊道:“我不相信,你在骗我,明明你的父母也很支持我们结婚的。”

季然说着,似受不了刺激而发狂,伸手便向舒愁眉胳膊抓去,“吊了我这么多年的胃口,你却说我自作多情,那今天,我就做给你看!”

便在季然即将抓到舒愁眉的胳膊的时候,一只脏兮兮的手臂忽然出现,牢牢地将其咸猪手按住。

正是李羡鱼出手。

“你是谁,敢坏我的好事?”

季然抬头看着这位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眼神十分阴戾可怕。

“我是李羡鱼。”李羡鱼目光平静地看着季然,淡笑道:“就是你挂在嘴边的那尾咸鱼。”

话音一落,李羡鱼陡然松开手,旋即右手一甩,一巴掌凶狠地将季然打翻在地。

季然跌倒在地,眼冒金星,嘴角溢血,感觉半张脸好像都不属于自己的了。但更让他震惊的,还是李羡鱼的话。

“你是李羡鱼,你居然没死?!”季然眼神怨毒地盯着面前这位衣衫褴褛的家伙,语气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说完,他略微清醒一些,旋即怒声道:“就算你回来又怎样,你以为你还是李氏财团的继承人吗?”

“敢打我,你怕是不知死字是怎样写的。”说到最后,季然的语气又开始嚣张起来,“还不赶紧滚蛋,让你老婆今晚乖乖来伺候我,把我弄爽了,我还能留你一条狗命!”

李羡鱼闻言,眼神顿冷,旋即微笑着向季然走去,道:“我确实不知死字该怎样写,所以今天——”

说着,他径直一脚踹出,目标,赫然是季然的胯部,“就拿你来练练笔。”

“啊!!”季然惨叫一声,眼白一翻,直接痛到昏厥过去。

废了季然的阳根,见他已昏迷过去,李羡鱼微微摇头,也懒得再收拾他了。

回转过身来,李羡鱼凝视着舒愁眉的俏脸,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

舒愁眉呆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位衣不蔽体、蓬头垢面的男人,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你真是李羡鱼?”

舒愁眉身为他的妻子,但却没能第一时间认出她的丈夫来,可见李羡鱼此次横跨虚空的代价有多大。

李羡鱼低头看着自己如今衣衫褴褛、满身是伤的模样,心中倒是能够理解舒愁眉的感受,歉然道:“因为一些意外,我这些年没能及时赶回来,很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没什么好委屈的,早习惯了。”舒愁眉黛眉微蹙,即使是再见到本已人间蒸发的丈夫,她的语气仍旧显得淡漠。

忽然,她想起昏厥过去的季然,语气慌张道:“哎呀,你……你怎么把他打成那样,季家这下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舒愁眉心乱如麻,脑中想着到底该怎样处理自己丈夫惹出来的祸事。

“你不用怕,我会有办法的。”李羡鱼温柔地看着她,平静地说道。

“你还说什么风凉话,这下真的要麻烦了,他……”舒愁眉说着,抬头对上李羡鱼的清澈平和的眼眸,不知为何,那颗慌乱的芳心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李羡鱼微笑道:“我们先回家再说。”

猜你喜欢

  1. 修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